当前位置:首页>>文化>>阅读连载

发布时间:2006-06-07 08:42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王月圣 浏览:0次
人类生息繁衍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肚儿圆,不穿衣服可以挺过去,不吃东西就难以活命。好人和坏人斗争拚杀,都是为了争夺吃的权利,坏人是为了自己,好人是为了自己和大家。

王月圣

古人云,民以食为天,这是难以改变的事实。

共产党组织革命,就是要让老百姓吃好穿暖,这是老一辈革命者抛头洒血为之奋斗的朴素目的。我有时候天真地想,人活一辈子如何不是为了吃为了穿,活着到底是为啥?想破脑壳,最终还是为了活着,吃才是延长生命的第一要素。猿从树上走到地上,就是因为树上吃的东西太少。猿发现火,明白熟东西比生东西好吃。为了一个吃字,人类消耗掉数十万年,艰难完成从猿变成人的过程。人类生息繁衍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肚儿圆,不穿衣服可以挺过去,不吃东西就难以活命。好人和坏人斗争拚杀,都是为了争夺吃的权利,坏人是为了自己,好人是为了自己和大家。中国工农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把皮带皮鞋煮了吃,都是为夺取政权替老百姓创造一个吃的环境。

革命者为了人民的吃穿利益,心甘情愿挨饿受苦,把自己吃的问题看得很轻,把大众吃的问题始终放在头等重要位置。记得瓦西里对着摇篮里的婴儿喃喃自语,“会有的,面包会有的”,这句著名台词来自前苏联影片《列宁在1918年》,说的就是吃的问题。还有一部电影说了一个感天动地的情节,为了让一个即将饿毙的乞儿吃到富豪扔过来的一片面包,革命者竟忍受匕首刺穿双手的痛苦,用染血的手将染血的面包片喂进乞儿的嘴中,干涩的面包片竟是和着鲜血吞进乞儿肚中的。为了解决一个吃的问题,杨靖宇的胃里盛着树皮草根和棉衣碎絮,才让日本侵略者明白中国人打不败的道理。

还是为了解决一个吃的问题,大跃进办食堂筑高炉烧毛铁,说亩产一万斤放卫星。结果吃空了国库,带来了1962年的大饥荒。还是为了解决一个吃的问题,不准包产到户生生地将堂堂国家主席打成走资派。我经历过以上两个时代,大饥荒年代跟着父母上山挖葛打蕨,为了老的小的吃饱,父亲悄悄啃观音土,拉不出来用手掰。文革期间有一碗饭吃真是福气,红苕洋芋半边粮,越艰苦越是革命派,做梦吃肉都是修正主义,要给革委会汇报思想。

记得我们为了逼迫县人委答应红卫兵提出的无理要求,竟然在广场上绝食五天,连哥嫂悄悄送来的肉包子都不要。记得我们十几人组织红卫兵长征串联队,每天步行百里到韶山,在招待所为了获得提前参观纪念馆而举行罢吃罢喝的荒唐闹剧。

都是一个吃字,可恨又可笑。当改革开放为我们打开了粮仓,我把当年发下来的粗粮票细粮票统统收作纪念品。当时代为我们彻底解决了吃饭问题时,另一个吃的问题又严峻地摆在我们面前———人们已经忘记了“浪费可耻,节约光荣”的传统,当吃不再成为问题时,往日饿着肚子干革命的意志与理念,早已被人们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几乎每天从早到晚都能遇见浪费问题,清早吃早餐能看见一个个白而大的馒头随处丢,中午进中餐为仅吃一半剩下的好菜扼腕叹息,晚上进晚餐又为一瓶一瓶随意泼洒的好酒而痛惜,还能碰见消夜扔下的鸡翅鸭脖和卤花生米……

不少人提倡打包带回家,但真正能这样办到需要一种害怕浪费的勇气。中国人变得潇洒起来了,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批评中国人忘记了当年饥馑的滋味,法国总统希拉克建议北京某国际饭店完全可以把宴席的菜肴份量减少三分之一。

当中国努力解决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问题时,我们不难了解到,还有一少半农民还没根本解决吃饭问题。我们的产业结构调整还未真正搞好,当农民已经厌烦土地时,其它增收结构根本还是未知数。一群北上的汉子下煤井冒着生命危险收益一月三百元工资,许多人做工几个月至今还没讨得一分血汗钱。可是,一个又一个贪官你贪半个亿他占两千万,养情妇包二奶建豪宅,每顿吃的开销可供三口农民之家吃半年。这并非一个两极分化问题,个中原委值得仔细琢磨和研讨。自然,贪官进了牢房,血汗钱正在追讨,一个吃字引出的深层次问题值得我们从历史的最深处,从文明的最远处思考。

春节的炮竹声已经变成昨日的呻吟,我走在乡村农户的田埂场院上,聆听农户商量开年后何去何从的打算,年轻人都即将出门,剩下的老弱妇孺又将是一年辛苦劳碌。好在青山常在,绿水常流,肥沃的田土总会长出辛劳耕作的果实,父老乡亲手中的老茧依旧能挂住太阳挽留月亮,当春风从山那边吹过来的时候,男人忘记了肩膀上遗留下的伤疤,女人想不起上一顿做过的好味菜肴,他们只要把肚儿糊饱,何日何月再来议论伙食质量,那是以后的事情。

下周三请看王月圣《名家茶座》之《喝》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