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健康>>杏林风采

[卫生风采录]咸丰县忠堡卫生院院长郑光明

发布时间:2006-08-05 09:48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姚金阶 编辑:梅珂 浏览:0次
新一年参合工作启动了,宋念海成了义务宣传员,全村1000多户村民参加了合作医疗。 2005年冬,忠堡镇代表咸丰县和湖北省接受卫生部专家组的验收,受到卫生部的肯定。

记者姚金阶 通讯员李维君 华红

从咸丰县城东进15公里,“忠堡大捷纪念碑”威然矗立。这座永远的丰碑激励着当代青年,无私奉献自己的青春。大捷碑下,被当地称为“健康守护神”的忠堡卫生院院长郑光明就是其中的代表。

受命危难之际

2004年7月,时任咸丰县黄金洞乡卫生院院长的郑光明突然被调任忠堡卫生院院长。

1995年5月,他从大路坝卫生院调到黄金洞卫生院担任院长。“这哪里像一个乡镇卫生院呀?”房屋破烂,人心涣散,会医的自己开门诊,不会医的帮人打小工,外欠药费5万多元,内欠工资4万多元,院子里的野草不仅比人精神,有的比人还长得高……

9年过去,郑光明通过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硬是将一个濒临倒闭的乡镇卫生院盘活了,两一跃而成州级文明单位。2001年9月,他被州卫生局特邀到人民大会堂参加了全国乡镇卫生院优秀院长表彰大会。

“忠堡卫生院现在的处境与10年前的黄金洞卫生院好不了多少。难道,我真的只有收拾烂摊子的命?”郑光明一脸的无奈和茫然。

再显管理才能

来到忠堡,摆在他面前的是,医院的一栋综合楼修了3年修成了“半拉子”工程;一个不足30人的医院,人均月工资仅200多元,还拖欠了将近一年时间;一批有技术的医技人员跑到湖南、广东等地打工去了;在家人员也不安心,有的开起了饭馆,有的打牌来度光阴……

在镇政府报到以后,他没有急着开展工作,而找当地农民和离退休干部了解情况。一番“望闻问切”,他发现院举步维艰的症结:疏于管理。

他把工作思路向县卫生局和镇里领导汇报后,由局领导和政府领导到医院召开职工大会,为班子撑腰、为职工打气。

帐上没得钱,药房进不了药品,郑光明把自己的积蓄借给单位。修住院大楼欠工人的工资,郑光明三天两头到处“化缘”。经不住郑光明软磨硬缠,也为他的敬业精神所打动,镇政府把5万元现金送到卫生院,州、县两级卫生主管部门汇来了50多万元专款。

医院管理,关键在人;治病救人,关键还是在人。郑光明制定了操作性很强的医院管理方案,对每名职工的工作量及完成工作量后可得的报酬进行明确。把服务态度、服务质量纳入考核细则,由患者和家属代表担任评委,随时抽查。还开展起“星级护士”评选、“关爱病人、关心职工”系列活动。

为增强职工业务能力,他邀请大医院的专家教授来讲课,派出医护人员到外地进修。同时引进200MAX光机、呼吸麻醉机、生化分析仪等医疗设备,以拓展业务范围。

2004年11月17日,总投资76万元的忠堡卫生院综合楼投入使用,与造价27万元的广场、花园等配套设施辉映成趣。州、县卫生主管部门的领导均到场祝贺,当地百姓自发燃放鞭炮。一个停工两年的“半拉子”工程,郑光明只用了5个月时间,就把它建成花园式医院,成了忠堡集镇一道靓丽的风景!

2005年度,医院门诊病人达到8000多人(次),是2004年的3倍;住院病人由2004年70例增加到280例;医院业务收入也由22万元增加到60万元;职工年人平工资达到11000元,比2004年的4500元翻了一番。

心装群众疾苦

2004年9月,咸丰县启动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工作。居住在大山深处的土家山民却心存顾虑,担心补偿不到位。

“合作医疗是党中央为农民办的一件大好事,卫生部门不把好事做好,把实事做实,就是失职。”全镇动员会上,郑光明向党委政府庄严承诺。

他驻点一个多月,反复到村民家中做工作。八组村民宋念海曾经亲历过上世纪70年代的合作医疗,郑光明第一次上门做工作,他面都不见。大多数村民都签订了参合协议,郑光明第六次来到宋念海家作动员,老宋才勉强签了字。

2005年9月,宋念海的妻子突患脑瘤,到州中心医院治疗花去医药费近5万元。在合管办结算补偿金时,他惊喜地领到了18000多元合作医疗补助。新一年参合工作启动了,宋念海成了义务宣传员,全村1000多户村民参加了合作医疗。

2006年4月,禽流感疫情进入严防死守阶段。郑光明白天到乡下宣传、注射疫苗,晚上到检查站值班,负责对过往车辆消毒。其间,指挥部接到两次家禽死亡报告,郑光明均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

在防治非典的战役中,时任黄金洞卫生院院长的郑光明带领医务人员到外出返乡人员家中进行非典排查,消除村民恐慌。

在实施“降消项目”过程中,他对工作人员严格要求,逐家逐户地加以落实。2005年冬,忠堡镇代表咸丰县和湖北省接受卫生部专家组的验收,受到卫生部的肯定。

有付出就有收获。郑光明先后获得全县十佳青年卫生工作者、全州优秀共产党员光荣称号,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他说:“成绩和荣誉不足道,今后的路还很长。”

责任编辑:梅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