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旅游>>游记攻略

震撼!震撼!:四川绵阳地震灾区纪行

发布时间:2010-10-18 07:05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唐敦权 编辑:胡成冞 浏览:0次
今年9月,全国报协党报分会会同绵阳市委、市政府组织“绵阳灾区行”大型采访活动。相机“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显得格外清晰,人们用相机记录下那面目全非的令人伤感的老城全貌。

唐敦权

今年9月,中国报协党报分会会同四川省绵阳市委、市政府,组织全国百家党报深入四川绵阳地震灾区,开展灾后重建大型采访活动。我随团前往绵阳实地采访,所到之处,所见所闻,让人感叹,令人震撼。记下一路见闻与感思,借助传媒,告知读者。

——题记

(一)

有一个地方,让人害怕触及,又总想触及。震惊全球的2008年“5·12”地震,给人们心灵的震撼实在太剧烈、太深刻了,即使不像灾区人们那样亲历,只是远远地感受,只是通过媒体间接地感知,也足以让人铭记一生。那些惨烈的场景,那些全国各大媒体的黑白影像和文字版块,惨不忍睹。那是大自然给人们心灵造成的永远的痛、刻骨的伤。

人们说时间是一剂漂白剂,总能让许多刻痕慢慢从心壁上风化。可“5·12”地震的刻痕实在太深太重了,即使过去了两年多,仍不能被“漂白”。

今年9月,全国报协党报分会会同绵阳市委、市政府组织“绵阳灾区行”大型采访活动。来到地震中受灾最重的绵阳市的时候,人们静默了,心灵再一次受到深深的震撼,两年前从各大媒体得知的种种情形,此次亲眼所见的一切,让我们深深感到,地震给人类、给自然造成的创伤是那样深重,那样惨烈!两年多时间,大地的创伤还未愈合,多处山崩地裂的创面依然历历在目;心灵的创伤依然隐隐作痛,种种惨烈的景象依然如在眼前。

因为那次地震而广为世人所知的北川羌族自治县,处在川西平原与川西山区交界之地,北川的东部边缘跟以平原、丘陵为主的安县交界,从安县过去,进入北川时,山便渐渐地高起来。在进入老县城之前,车队在一个垭口上停下来,百多号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站在垭口,可以看到老县城的全貌,时逢阴雨天气,淡淡的薄雾笼罩着四周的大山,也弥漫着整座县城,一切都显得朦胧沉寂,氤氲着一层忧伤的情调。人们的心里也像天气一样,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阴郁的情绪。相机“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显得格外清晰,人们用相机记录下那面目全非的令人伤感的老城全貌。

北川老县城已是一片废墟,一座空城。地震中,整座县城遭受了毁灭性的破坏。地震后出于多方面综合考虑,决定将县城迁址新建,原县城将作为地震遗址予以保留、保护,供人们参观与科研考察。进入城区,我们穿行在一片废墟之间,心情异常沉重。周围山坡上大量的滑坡、泥石流堆积物,将许多建筑掩埋、摧毁,强烈的地震波使一座座建筑损裂、垮塌,山洪冲下的泥沙碎石将不少建筑淹没、淤埋,到处是垣残壁断、房倒屋塌、泥淤石积的景象,让观者的心也碎了。轻点儿,再轻点儿,引导者提醒大家,就在我们的脚下,就在那厚厚的崩石淤泥之下,还掩埋着数以千计的亡者。地震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摧毁了这座县城,不少遇难同胞被深埋在地下,直到震后十多天过去,被掩埋者已绝无生还希望,加之清理工作量实在太大,便只好作罢,将工作重心由抢救生命转移到安置灾民和灾后重建上来,只能让那些深埋地下的同胞安息。地震前,在一面山坡下,正好有一个建筑工地,准备新修房屋,刚刚挖好了地基,地震袭来,房屋已不可能续建,便借用那个挖好的大坑,将清理出来的遇难者集中安埋。据介绍,那个号称“万人坑”的大坑里,就掩埋了8000多具遇难者的遗体。

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来到“万人坑”前,心,被深深的痛紧紧拽住。现在的“万人坑”已不是一个坑,而是当时屋基一样大小的一块平地,上面植了草,后面靠山坡的石墙上,写着大黑的“沉痛悼念地震遇难同胞”,草坪前的路边上立着一方巨石,上面刻着地震发生的时间“2008——5·12——14:28”。我们在“万人坑”前列队,手捧黄、白菊花,举行悼念仪式。仪式完毕,悲从中来,我们含着泪水,默默地将手中的菊花敬献在石碑前。虽然我们不曾见面,不曾相识,但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甚至是以整个人类大家庭的名义,以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名义,悼念长眠地下的同胞,寄托我们对遇难者的哀思。

仪式过后,我们继续行走在灾后北川老县城的残垣断壁之间,片片零乱的废墟,堆堆杂沓的瓦砾,栋栋歪裂的房屋,无声地诉说着地震的惨烈,折射出灾难的深重,让我们心情异常沉重,充满了对地震中人们生命财产重大损失的哀婉。人,既伟大又渺小,尽管我们自信地喊出过“人定胜天”的口号,可真正面对巨大自然力的破坏,我们常常显得无能为力,某种程度上只有敬畏的份。在一处绿化地的草坪上,我看到人们立着一方天然圆石,上面刻着一个倒书的“福”字,但那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事实上没能真正给人们带来福祉,甚至当灾难袭来时,人们连生命也无法保全。在一堆杂乱的废墟旁,我看到一只淡黄色的家猫,睁着一双警惕的眼睛望着我们这群陌生的来客,那眼神充满忧伤,抑或是惊恐。放在平时,也许这只猫并不会引起大家太多的注意,可在这座充满死寂的城市遗址上,在那片死气沉沉的废墟间,却显得那么引人注目。灾后城里的人们都离开了,就连部分可以带走的家具也没有带走,曾经热闹的县城里人气已经很淡、很稀薄了,就连一些树和草,因没人经管,也显出一派荒芜的气象来。而这里还有一只猫,一个生命的符号,在瓦砾乱石间游走跳动着。几处墙头的泥石里生长着几枝瘦弱的花草,花还开着,叶还绿着,在阵阵微风里轻轻摇曳,成为这座空城里生命的点缀与希望的律动。

离开北川老县城,却没有走出对地震带给人们灾难的震撼。在平武县平通镇,我们同样是怀着沉痛的心情,走近李家院子地震遗址。那里同样让人震惊。我们看到的是高山下的一座小山,小山上长满了绿树,要不是当地人介绍,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那也是一处地震遗址。曾经,那座高山下是一方地势平缓的台地,台地上有个李家院子,成片居住着不少以李姓为主的农户。地震发生时,整座小山从后面山坡上滑下来,将李家院子完全淹没了,小山滑下来还是一座小山,李家院子却没了,甚至连痕迹都不大看得出来,只有后来建成的一个地震遗址标志告诉人们,山体下曾经是有个李家院子的。

因为时间仓促,我们没能看到更多地方。但仅是绵阳市的北川、平武、江油、安县4个县市,灾情已足以让我们深深震撼了。“5·12”特大地震使绵阳成为受灾最重的地区,全市9个县市中,北川、安县、平武3县成为极重灾县,江油市为参照极重灾县。地震中,绵阳全市540万人,受灾人口达520多万,因灾遇难2.1万余人、失踪7700多人,直接经济损失达到1600多亿元。一路踏访,滑坡、塌方、泥石流,被地震破坏甚至毁灭的集镇、村庄、房屋、农田、道路,不少遗址遗迹依然清晰可见。好在,那些遗址已渐渐被绿草、小树点染,正在被绿色覆盖,被生命替代。(待续)

责任编辑:胡成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