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整“无事酒”是关乎民生的大事

发布时间:2012-02-27 10:42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谭笑 编辑:黄雯
娃儿没出世就整满月酒,六十岁差两三年就整“花甲”酒,房屋还未打地基就整上梁酒,如此等等。我们要让民族文明友爱的传统发扬光大,要让民族的礼仪文化回归理性与纯粹。

□谭笑

近两月来,鹤峰、宣恩、建始、恩施等县市,在治庸问责的勤政廉政建设中,先后掀起了一股不小的“禁整无事酒”的旋风,广大群众无不拍手称快,好评如潮。恩施晚报本月上旬以来,迅速跟进,对“禁整无事酒”作了连续报道,其反应强烈的程度,足见“禁整无事酒”是合民心、顺民意、清风气的大事。

在恩施土家族地区,民间凡遇红白喜事,摆酒过客,本是礼仪风俗,且把这种风俗演绎到极致,形成本地区本民族独特而绚丽的礼俗文化。婚嫁喜庆,“一家女儿新嫁郎,十家女儿陪新妆”(清代竹枝词),亲朋好友齐来庆贺,儿时伙伴聚会哭嫁,彻夜而歌,情深谊长;而逢老人去世,左邻右舍不呼而聚,“谁家开路添新鬼,一夜丧歌到天明”(清代竹枝词),“吆喝一堂撒尔嗬,祖先那里享清福”(五句子山歌),与孝家分担悲苦,诠释土家人豁达洒脱的生死观。这种互助友爱的你来我往,同喜同忧,体现着一种民族的文明礼俗精神。

近些年来,这种本应该是礼尚往来、古风乡情的习俗变异了,整酒已不再限于婚丧嫁娶,人情已不再是馈送帮衬。整酒名目越来越多,礼金数额节节攀升。少数人甚至把整酒作为借机敛财的手段。“无事整酒”、“找事整酒”,人们对这种越来越显低级庸俗、没有方圆规矩、玷污了纯真亲情友情的陋俗由无奈到厌恶。

这次报道中披露的数据也很惊人。有的一户农民一年中最多接到100多张“礼片”,一年要送出礼金几千乃至几万元,多数农民已不堪重负,有的农民甚至举债送情,家运败落;有的公务员一年要花掉半年的工资开销人情,苦不堪言。这种人情债已经产生了一种恶性循环,成了一种顽疾,扭曲了百姓家庭的消费结构,影响了农民的生产发展投入,影响了社会和谐,影响了人民群众生活质量的提高。这种礼俗变异的怪圈,让人人深陷其中,无力自拔。人民群众越来越强烈的无助无奈的怨怒与愤懑,引起了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重视。鹤峰、建始、宣恩、恩施等县市委、政府领导以敏锐的政治眼光,把整酒风的危害上升到“影响安定团结,影响社会发展”的高度,作为关注民生的一个重要方面,果决出手,对违规整酒进行专项整治,形成一股强大的风潮,成为近年来最让群众叫好的一件大事。

禁止违规整酒在一些县市已初有成效。一些尚未采取相应措施的县市和乡镇,一方面是那里的群众正在翘首盼着政府出台整治措施,一方面是少数群众正在“抢抓机会”突击整酒。娃儿没出世就整满月酒,六十岁差两三年就整“花甲”酒,房屋还未打地基就整上梁酒,如此等等。是的,面对民众的企盼与现实的混乱,我们不能再无动于衷地观望了!

禁止违规整酒的风潮过后,需要的是礼仪文化的正本清源,需要的是乡规民约的自治自律,需要的是政府的长效机制。我们要让民族文明友爱的传统发扬光大,要让民族的礼仪文化回归理性与纯粹。

责任编辑:黄雯

热图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