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变教师”李开国
·
来凤县小学中老年语文教师唐新祝:诲人不倦写忠诚
·
无悔扎根山乡19年:访恩施名师阮正岳
·
特色争春一枝红:恩施高中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
我身边的老党员余启高同志
·
他是一位“恶”校长
·
[恩高校友风采]郑世斌:学研楷模 变革先锋
·
美国外教在恩施:访湖北民族学院外教Tassie Smith
·
一个山里校长的追求
·
[恩高名师]王同富:要让学生快乐生活
·
[恩高名师]李家洪:“叶”的事业 “果”的辉煌
·
[恩高名师]谭本贡:班主任“阿本”
·
恩施州近4万名考生今起参加中考
·
高考结束 23日发布成绩和分数线
·
恩施州中考将至:10日至16日为网填志愿时间
·
恩施州两万多名考生昨顺利开考
·
恩施州城400余警力为高考护航
·
昨日3名考生丢失高考证件:多方助力解燃眉之急
·
250辆“爱心送考车”免费接送考生[图]
·
恩施州城多个志愿者服务队为高考家长和考生服务
·
不给孩子施加压力:多数家长当“隐陪”一族
·
恩施州城六家出租车公司250辆出租车免费接送高考考生
·
今年高考考生只能带身份证、准考证进场考试
·
网友呼吁:非考生私家车尽量为高考让路
 关键字:  
首页>>教育>>学子秀场>>本页


我们依然陌生,却互相温暖

恩施新闻网 http://www.enshi.cn 2012年09月13日09:51

恩施市第一中学高二(4)班 马浩哲

“滴答,滴答。”时针已经指向了12点,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剧。今年的冬季显得格外寒冷,窗外寒风呼啸,漫天飞,我的身上盖了一条厚厚的羊毛毯,也仍觉得有一些冷。

在雾迷漫的夜空下,一切显得安详、宁静。忽然,我听到一声嘹亮的叫喊,仔细一听,似乎是有人在大声地唱歌,吐词却含混不清,唱完几句后又自顾自地在说些什么。我颇为好奇地走到窗前,抹掉玻璃上的雾气,借着微弱的路灯光,迷蒙地看到一位男子摇摇晃晃地走在小区道路中间,时不时吼上两句歌,却根本不成曲调,应该是喝多了吧。我正感到好笑,他却突然滑倒在地,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儿,絮絮叨叨了半天还是爬不起来,便干脆一动不动,睡在了地上。一切又归为平静。望着他,我不禁有些担忧,这么冷的天他就睡在地上,要是冻坏了怎么办?就在这时,一辆小汽车飞速地驶进了小区,眼看着离睡在路中间的醉汉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一时慌张无措。“吱——”一声尖厉的刹车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还好司机反应灵敏,及时发现了地上的醉汉。车门打开,一位女司机下车走上前一看,惊声大叫:“哎呀,这里怎么躺着一个人啊!”于是,一户灯亮了,一层灯亮了,一栋楼的灯亮了,大家纷纷跑下楼去,我也跟着跑了下去。

当我来到事发地点时,醉汉的身边已经围了一大群人。虽然都是附近的住户,但却尽是陌生的面孔,我站在人群中,分明觉得寒风迫不及待地直往我的领子里、袖子里钻。一位老大妈对女司机质问到:“不会是你把他撞倒的吧?”女司机听到赶紧摆手,解释到:“怎么会呢,我一进来他就躺在大路间的,我可是碰都没碰他!”一位老大爷披着棉袄,拄着拐杖走向醉汉,大声问到:“你是住哪个单元的,哪户的?”醉汉听到后不仅没有答话,还转了个身,继续睡下去。大家纷纷议论,这位男子想必是喝了不少。老大爷又转过身来,问到:“这里有认识他的人吗?”大家又纷纷摇头。一时间,人们都毫无办法。这时,保安小李开口了:“我说大家就别管这么多了,赶紧帮我把他送到保安室去吧。”大家这才反应过来,一起帮忙让小李把醉汉背了起来,一个中年男人脱下了自己的羽绒服,盖在了醉汉的身上。醉汉趴在小李的背上,不住地嘟囔:“你们……你们谁呢?大…大半夜地折腾。”大家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又簇拥着小李和醉汉进了保安室。这时,一位老伯说:“他冻了这么久,我家里有姜汤,我去给他倒点来。”说罢转身朝家里走去。一个小女孩拉着她妈妈的手说到:“妈妈,他会不会冻病呢,我们回家给他拿点药好不好。”一旁的母亲微笑着点点头,带着孩子离开了。不一会儿,人群渐渐散去,看着醉汉安然无恙地躺在保安室里的沙发上,桌子上放着人们拿来的药、姜汤、毛巾,我也转身向家走去。当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时,突然发现不知不觉中我的头上已经落满了花,我却丝毫不觉得冷了。因为,我感觉心底有一股热流不断涌出,特别温暖。

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我们也许习惯了在繁忙的生活中淡漠地与人相处,但在我们淡漠的外表下依然保存着一副热心肠。我们依然陌生,却在夜互相温暖。

来源: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恩施日报社 恩施新闻网 版权所有,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或镜像
© en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信箱:esrbweb@gmail.com
地址:湖北省恩施市东风大道22号 邮编:445000 电话:0718-8235477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