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观点·评论

过雨闲花自在香:长篇小说《张叉叉列却传》人物形象赏析

发布时间:2013-11-14 16:10 作者:王大菊,谭明和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为获取功名,他还参加了童子试县考,而且因一篇《宣恩赋》在县试取得第一名而声名大噪。这要善于从典型人物身上去挖掘深广的社会意义,也才能在审美愉悦中获取生活的启迪。

王大菊 谭明和

小说是以塑造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人物、情节、环境的具体描写来反映社会人生的文学作品。而人物形象的典型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小说的艺术成就、社会作用、审美价值和艺术生命力。郭大国先生的长篇小说《张叉叉列却传》,其主人公张叉叉具有鲜明的个性及典型性,耐人寻味。

列却,又叫却宝,是宣恩县及周边地区的方言,有风趣、幽默、捉弄、搞怪、恶作剧乃至掰整人之意,其意十分丰富。在笔者看来,愚笨之人几乎与列却无缘,只有那些充满智慧的人才与列却沾边。

张叉叉就是一个充满智慧的列却鬼,鬼得有点出奇,令人叫绝。

张叉叉知识渊博,有胆有识,不畏权势,敢于担当,令人称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的增多,张叉叉列却的“水平”不断提高。他与列却高人欧阳炳猜字谜的一问一答,比口才,比机智,已初见张叉叉是一个有知识、有胆识的人。为获取功名,他还参加了童子试县考,而且因一篇《宣恩赋》在县试取得第一名而声名大噪。

乱世出英雄,乱世见胆识。张叉叉的确有超人的胆识,让人萌生敬意。金玉儿是民国混乱时期当地人见人爱的美女,也是张叉叉梦寐以求的心上人,却被白团长娶为二房,张叉叉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从骨子里不愿当兵的他选择了给白团长当勤务兵。因近水楼台,因两人的情投意合,他们列却白团长,巧妙地与之周旋,斗智斗勇,终于有情人成了眷属,为他虽不完美却可圈可点的后半生增添了几分亮色。

当地恶霸王福生强占了赵驼子的鱼泉,王福生权大势重,为富不仁,赵驼子根本斗不过他,其他人更是惹不起他。在那个用拳头说话的时代,弱者几乎无计可施。只有张叉叉不畏权势,善于列却,并用尽心机,紧紧抓住王福生害怕“断子绝孙”的契机,费尽周折为赵驼子讨回来公道。虽把人家列却了,还要别人磕头致谢,不仅伸张了正义,还充分印证了张叉叉足智多谋、敢于担当的一面,在当地赢得了良好口碑。

张叉叉扶贫济困,爱打抱不平,从内心里愤恨那些作恶多端的人,经常列却他们并使之下不来台。他瞧不起祥吧儿,表面上常列却他,可在关键时候又保护他,足见张叉叉又是一个口恶心善的人。

张叉叉的列却可谓从小到老,一直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真是每时每刻一以贯之。他从幼年到少年,从少年到中年,从中年到老年,只是列却的对象、方式、层次、“水平”不同罢了。尽管在困难年代,不少家庭也兴写对联,张叉叉更不例外。他的大门上一副对联就两个字:右边一个“年”字,他把它倒贴起来;左边一个“老”字,他不打最后一点。有人问他,你今年的春联怎么这么简单啊?年字倒起贴,“老”字还少一点?张叉叉笑着回答:“你讲对了。就是年倒(到)了,老字(子)一点都没得。”张叉叉直到临终时还列却了一把。他睡在铺上直叫唤:“快给我拿秤来!”他儿子、媳妇急忙从邻里借来秤放到他面前,问他做什么。他说:“我要秤(抻)腿了!”至此,他的列却才打上最后一个句号。

在日常生活中,像张叉叉这样有学问、有胆识、有口才、善列却的人不乏其人,只是我们熟视无睹罢了。而郭大国先生是个有心之人,广泛搜集素材,提炼加工,塑造了这么一位有血有肉、仿佛我们熟识的朋友——张叉叉,其人物栩栩如生,其真实程度,其典型性无疑是成功的。真乃“成阴乔木天然爽,过雨闲花自在香”。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古今中外的优秀小说,无不具有充满永久艺术魅力的典型人物形象。这要善于从典型人物身上去挖掘深广的社会意义,也才能在审美愉悦中获取生活的启迪。从这点意义上来讲,小说还有不少努力空间。其次,方言运用太多,不利于大多数,更难走向世界。再次,小说在校对上还可再细致一点。就我们读的情况看,不完全统计,仅语法、错别字方面的疏漏达百余处,也算美中的一点不足吧。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