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观点·评论

走进乡土

发布时间:2015-06-11 08:45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吴谨 编辑:刘翠玲 浏览:0次
在他乡的生活中,磨刀石时时“打磨着我尘世的棱角”但“同时也擦亮内心的光芒和锋利”。我们在《掌心里的乡土》的阅读中,能构建起各自心目中的乡土,应当是诗集应有价值之一。

龙爪一样的老树,掬着一轮耀眼的太阳,仿佛诗人的一双大手捧起心中夺目的希望,这就是郝在春诗集《掌心里的乡土》的封面图像。

沿着诗歌的足迹,走进郝在春的乡土,这乡土是他心灵的乐谷与圣地。走进他的乡土,我看到了一个自尊、坚守、担当、隐忍和淡定的赤子形象。而这种形象的源泉是诗人对乡土的满腔热爱。

他,因热爱而尊重,尊重乡土的公序良俗。“每次我回乡/先剪去头发/在城里长出来的部分”(《头发在乡下》)。尊重乡下的良俗,就是对乡土的认同与热爱,就要按照乡土良俗的要求规范自己,同时以遵循良俗而自豪。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满足于是他们中的一员”。

他,因热爱而坚守。同农民兄弟、鸡鸣犬吠、草根果蔬一道守护乡土、繁荣乡土。“同农民兄弟鸡鸣犬吠一道/生活在最底层/冬天我的根须在黑暗中/向地心深处潜行/春天我顶着星星之火/燃烧在阳光的旷野”(《草根》);“村子里所有年轻人/都打上行囊出门打工闯世界了/只有萝卜仍按兵不动/并且实心眼儿的/认准土地是生存的唯一真理/今生今世永生永世”(《萝卜》);“守候这山地的薄雾和残阳/等待着一只手一把刀/从我的伤口轻轻划过”(《漆树》)。可以说,乡土上坚守的每个生灵,都是诗人心灵的代言,他们有相同的生命意志与诗性。

他,因爱而隐忍。在乡下,有些不公和遭遇只有默默承受、暗自伤心、咬牙挺着。比如天灾:“用心的绿色盖住新的伤痕/迎着风生存/请不要泣出风声”(《玉米林被风碾平》)。“因为苦/才更能够挺起胸膛做人/或者做鸟”《苦楝树》。

他,因热爱而淡定超然:“无桥的日子我学会等待/有桥的日子我感到实在”(《在乡下》);“有人用你出生入死的时空/引诱你别出来/有人用你一生的秘密/揭示你的灵魂你别出来”(《送葬》)。

沿着诗歌,分享他的乡情,他的乡情是爱的暖巢。他的乡情里,有一担柴火前后的女儿和父母,有“一字不识,却喜欢读我写给家里的信/和我发表的诗文”的奶奶,有问诗能不能吃的幼稚女儿,有《南方以南》的好男儿功才,有“以苍白鲜活我的血”的土豆,有“不丰满乏奶”但“面对富贵的窗口/从不鼓励我/伸一双瘦骨如柴的手”的老屋,有想念的祖父,“为擦亮我的眼睛/你让生活满布烟尘”的妹妹,也有面对大山的沉默,用“几田麦苗的补丁/盖住贫瘠日子的山洼人家”。

这些亲情、乡情、故土情缘,构成了诗人乡土情感的温泉。

沿着诗歌,感受他的乡愁,他的乡愁是他对乡土的无限眷恋的幸福与孤独。走进他的乡愁,我看到一个思亲念家、受创孤独的流浪灵魂。

他,因热爱而出走。当现代化的进程进一步把乡村抛远,诗人对贫血的家乡的热爱无可奈何地变成出外打工来为家乡供血。“带着一无所有我出发了/破土而出如同破茧而出”(《草根》)。在他乡的生活中,磨刀石时时“打磨着我尘世的棱角”但“同时也擦亮内心的光芒和锋利”。诗人在外打拼的生活并不轻松,但是为了乡土的温暖能够继续,亲人们的生活能够过得更好,他也曾忍受思念之苦咬牙在外受苦甚至受委屈。

他,因为热爱而思亲念家,在他乡时时想起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溪流是一条脐带/四十年来不曾剪断”,“大石板压得城市从睡梦中惊醒”。在这样的牵挂中,“真希望有个熟悉的乡音/在异乡的月光下/叫我一声兄弟”(《叫我一声兄弟》)。在这样的孤独中,诗人甚至这样排遣:“有家难回的日子/处处为家”。在没有屋檐遮风挡雨时“买伞保护自己”。更有甚者,当《遭遇小偷》“挤不出半块铜板/我成为被金钱遗弃的人/被身份证丢掉的人”时,他依然想到遥远却无助的家乡。

郝在春的诗集,是现实乡土之上构建的精神乡土。我们在《掌心里的乡土》的阅读中,能构建起各自心目中的乡土,应当是诗集应有价值之一。

责任编辑:刘翠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