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观点·评论

心灵的慰藉

发布时间:2015-12-10 09:47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邢莉 编辑:刘丹璐 浏览:0次

邢莉

QQ图片20160913151123

谢娅萍在来凤县进行田野调查。 (资料图片)

我与谢娅萍教授认识应该有十几年的时间了,虽然没有常见的机会,但是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当代君子之交,常是茶叶的互赠,而我们确实连喝茶的工夫都不曾有过。我初见她是在中国少数民族研究所开会的时候,她中等个子,说话平和,但是充满热情地向大家约稿。在整个学术界,虽然在谈多元文化,但是在全国几千家杂志中,能够像《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刊登少数民族诸问题研究的杂志并不很多,她的热情,她的平和,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后来我把一篇关于少数民族剪纸的研究稿件给了她,她回应了并改一两处,这让我对她刮目相看,因为一般我们的稿子编辑是不改的,一是尊重作者,二是一两处语汇的差异,也没有必要改。她不仅改了,而且改得很好,从此我领略了她的文字水平,也了解了她的敬业精神。提起敬业,我还要感激她对年轻作者的扶持。我曾经给她推荐了我校研究生的数篇文章,对于投稿,她跳出了“一律不予答复”的惯例,不仅一一指出不足,而且还进行一些修改。这时,对她敬重的不只是我,还有我的学生。我记得优秀的女作家丁玲曾经谈到:文革后,我要见的人是叶圣陶先生和谢婉莹女士,因为他们是帮助我发表第一篇小说和改过文章的人,对于初学者,能够公开发表第一篇文章,学生的确如临春风,如沐春雨。而谢娅萍教授,认为这是责任。她助我一臂之力培养了学生,小而言之,是为学生的进取,大而言之,是为了国家的人才。

作为学报编审的她带给别人精神的快乐,也给自己带来了快乐,但是当我收到她的著作的时候,我才了解她还是一位有追求的研究者。她与别人合作出版了几部著作。其中包括与向柏松等合著的《土家族民间文艺的文化人类学阐释》,与女儿曹扬榭子合写的《东西南北风》,与她先生曹毅撰写的《言情于歌——土家族歌谣研究》,以及和雷翔编著的《景阳社区文化》,与戴宇立编著的《土家族村落文化的审美流变》等等。这样在十几年中撰写几十万字,不可谓著作不丰厚。

说其丰厚,不只是数量的一发而不可收,而首先是由于她运用民俗学和人类学的田野调查的研究。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她扑向了民俗学的圣地——田野。民俗学者深知,芬香的泥土吸引着我们,同时也在磨练着我们,因为那里不只有泥土的芬芳,更有不同于城市的生活方式;那里有鸟语花香,更有难以言衷的困境。但是她是执着的、坚定的,因为她深刻体验的是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感悟的是一个民族的情感世界和生活意义的世界。描述他们,记录他们,不只是谢娅萍的一份志趣,一份追求,而是一份责任,她把书斋里喝茶的时间化为了田野里的功夫,把记录濒临消失的土家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当作一份社会责任。

《土家族民间文艺的文化人类学阐释》这本书里,她与她的合作者对于土家族的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毛古斯、摆手舞、跳丧舞等的记录是真实的,对于其中文化内涵的分析也是有独到见解的。因为材料的真实才有分析的独到,前为因,后为果。谢娅萍、雷翔二位先生编著的《景阳社区文化》,则更是一部比较系统的研究土家族社区文化的力作。位于清江中游、隶属建始县的景阳,是巴人蛮族长期聚集生活的区域,由于高山悬崖的阻隔,交通极为不便,使得景阳社区文化传统得以以原生态的形式比较完整地保留至今。作者不仅对具有独特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的景阳地区久远的历史、丰厚的风土人情和朴实的民风民俗进行了研究,而且探讨和研究具有典型意义的景阳社区文化的社会功能与文化特征,展示其文化性格中所积淀的传统文化精神,并揭示这种文化性格对中国传统文化和土家民族个性所产生的深远影响。

作者并不是在记录昨天,而且在思考今天和明天。她说:“现代化进程中的生存环境转移,可能使传统文化的‘生存环境’失去了‘本真’存在的原话语,对传统文化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在现代文化不断侵入和蚕食传统文化生存领域的情况下,如何化危机为机遇,正确处理经济与文化、利用与保护的关系,是每个有责任感和忧患意识的学人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她尽自己之力挽救、思索、寻觅保护文化遗产的方法。

出于对她著作的关切和她为人的真诚,我愿意写一篇文章增进我们的友谊。但是我不愿意夸饰和虚伪,因为她是真诚的,她著作描绘的土家人也是真诚的,她说:“一种诚信的心理经过千百年传承内化到人们的心里和精神世界中……”多年来,我从事民俗研究,她也从事民俗研究,面对她的著作,我想:我们共同追求的是一份心灵的满足,一份书写民众的历史和文化所得到的心灵的慰藉。对么?

(作者简介:邢莉,女,蒙古族,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刘丹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