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恩施新闻网     微恩施     官方微博
   

首页>>文化>>文化旅游周刊>>本页

红色文化,怎能渐行渐远

恩施新闻网 http://www.enshi.cn 2015年07月23日09:45

见习记者 田长英

  宣恩是革命老区,在大革命时期就兴起农民革命斗争,建立农民协会;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宣恩是湘鄂边、湘鄂川黔根据地组成部分,红军活动的重要区域;

  抗日战争时期,宣恩建立两个地下党支部,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从1921年至1951年的30年间,宣恩境内发生过数百次战争。尤其是1928年到1935年,宣恩3500余人参加贺龙领导的红军,全县游击区面积达到98%。据统计,宣恩县有革命文物200余处(件)。

  由于自然毁损、人为破坏等原因,绝大多数已不存在,红色文化日趋概念化、象征化,与我们渐行渐远。 

 红色文化,丰富典藏

  无雨的夜晚,华灯初上时分,县城华鑫广场成了人们的乐园,中老年人跳起广场舞,小孩子玩得不亦乐乎,一派安定祥和的景象。但在解放前,这里并不太平,兵灾连连,反动势力与革命新生力量抗衡。“明代到清初,华鑫广场所在地为施南宣抚司署衙遗址。建筑众多,为防火灾,该地建有火神庙。”原宣恩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老促会会长张儒前介绍。1927年3月,国民党宣恩县党务筹备委员会在火神庙成立;1938年5月,又成立宣恩县合作指导办事处,为抗日宣传指挥中心。革命战争期间,火神庙见证着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

  革命战争年代,宣恩留下了大量与重大历史事件、革命运动以及著名革命领导有关的有形或无形的红色文化遗产,具有重要纪念意义、史料价值和科研价值,涉及领域宽、涵盖广、种类全。

  “经过两次大规模文物普查,宣恩有100余处不可移动革命文物进入数据库,现已公布保护20余处文物保护单位;县博物馆、档案馆收藏革命文物近100件,其中珍贵文物10余件。”县民族博物馆馆长段绪光介绍。

  椿木营乡晒坪属高山地区,气候寒冷,动植物生长缓慢。抗日战争时期,“湖北三怪”之一严立三曾带军在冰天雪地的晒坪创建垦殖区,其属下刻立“不共戴天”石碑。

板栗园大捷纪念碑。(资料图片)

  同为“湖北三怪”之一的张难先在长潭河女儿坝创建耻庐学习班,教当地农民学文化。

  宣恩的不可移动革命文物点多面广,馆藏革命文物也具有代表性。段绪光介绍,这一时期的可移动革命文物时间跨度长,从清末到解放初;级别也较高,有国家二级文物和三级文物。

  革命战争年代,宣恩的文物存量大,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要吃辣子不怕辣,要当红军不怕杀。”这是流行于革命战争年代的歌曲。革命战争年代,宣恩所产生和承载的革命歌曲、宣传标语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值得发掘和研究。

  红色文化,是宣恩丰富的典藏。

红军桥。(资料图片)

  一路走来,渐行渐远

  为继承革命光荣传统,弘扬革命精神,一直以来,宣恩的相关部门做了大量工作,公布县级、州级文物保护单位,收集革命文物为馆藏文物,修建革命纪念建筑,编写革命战争书籍等。

  1988年,县政府将中央分局会议旧址、宣恩县苏维埃政府旧址、红三军军部旧址等14处革命旧址和遗址被列入第一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2007年,晒坪“不共戴天”石刻被列入第二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1年,李家河省四女高旧址、女儿坝张难先隐居旧址被列入第三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中,1994年,州政府将禹王宫古戏楼、高罗区苏维埃红军标语墙列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

  然而,现今的保存状况与伟大的革命战争年代相比,有着较大的落差。“只听说县城有个火神庙,至于建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更不知道火神庙还和这么重大的历史事件相关联。”当记者在华鑫广场采访开心俱乐部吴战清时,60开外的他表示不知情。

  晒坪“不共戴天”石刻曾被人据为己有,禹王宫古戏楼山门在修复中未能复原……

  岁月迁延,风雨侵蚀,李家河省四女高旧址、高罗区苏维埃红军标语墙都不同程度遭到破坏。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叶光师长殉难处、石宝寨战斗遗址等地方,没有树碑立传,随着岁月的流逝,旧址将会变得模糊不清。华鑫广场的火神庙,其“生存环境”是老城建筑,不仅火神庙早已不存,就连老城也几经变迁,难寻历史踪迹。

  单从文物保护方面来说,主要表现在文物本体的损坏和文物保存环境的破坏。“从清末到解放初,三个时代的更迭,不断的战事,宣恩虽属弹丸之地,但其史实不可谓不宏大,其战争不可谓不激烈,其遗存不可谓不丰富。”县民族博物馆退休职工陈绍义感慨道。

  文物保护单位本体消失、馆藏文物自然毁损、革命史实逐渐被遗忘,给红色文化传承弘扬带来挑战。

  红色文化一路走来,却与我们渐行渐远。

  系统保护,活态传承

  据了解,“宣恩革命文物保护存在以下三个方面的不足:部分文物没有及时纳入国家保护范围,遇突发事件没有执法依据;对纳入国家保护的文物存在保护不力的现象,任其自生自灭;对革命斗争史的研究有待加强,要更系统、全面。”

  “历史上,宣恩县交通闭塞,经济文化发展滞后,我们在大力传承弘扬革命精神的基础上,还须进一步认识和解读那一时期对于宣恩全面发展的促进作用,重视文化交流的影响。”恩施州博物馆馆长胡家豪认为。

  革命遗址是不可再生资源,面临城市拆迁、土地整理、基础设施建设等,资源的破坏已到了较为严重的地步,全力保护和合理开发是当务之急。

  针对宣恩县革命文物保护现状,记者采访了县文化体育局局长谢庆慧。他表示,在下步工作中,相关部门将继续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保护与开发革命遗址。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实施,站在保护的基础上开发,达到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生态效益与经济效益统一。

  宣恩是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薅草锣鼓、三棒鼓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两河口、庆阳坝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彭家寨古建筑群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近些年,相关部门已分别建立不可移动文物、非物质文化遗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四级名录保护体系,馆藏文物通过省级专家定级等等。宣恩文化遗产保护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效。

  谢庆慧介绍,彭家寨古建筑群的消防工程纳入全国100家古建筑消防试点工程,观音堂古建筑维修纳入省级重点古建维修示范工程,这两处示范工程实施前,先后请了专业单位进行规划。还有彭家寨、凉亭街古建筑保护规划,都获得了专家学者的肯定。宣恩将进一步发挥规划引领的作用,做好红色文化的保护传承工作。

  在红色文化遗产保护上,宣恩将依据规划,酌情划定保护区域,做到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的整体保护,重视人、物、境的全面保护,注重“有机”和“整体”。在实施过程中,该县将在开展普查的基础上建立数据库,注重保护红色文化空间和文化线路,把红色文化保护和开发与构建旅游产业集群结合起来,实现红色文化资源向红色文化资本转变。

  系统保护,活态传承,是宣恩红色文化保护的有效路径。

(网络编辑:刘翠玲)

来源:恩施日报

 

[注册] [登录]
生活信息 一网打尽 [发布] [查看]
本土网购 应有尽有 [注册] [登录]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恩施日报社 恩施新闻网 版权所有,所有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或镜像
© ens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5015239号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