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洋芋情(下)

发布时间:2016-02-25 11:37 作者:白公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但是生产脱毒种薯需要相应的仪器设备和基础设施,还需要一支生物技术和病毒检测队伍。 作为科技工作者,没有什么比完成党交给的科研任务、给人民创造更多财富更加欣慰的了。

白公

正在刘介民连战皆捷喜报频传之时,一个巨大的威胁向他压来,这就是洋芋品种的严重退化而导致的产量锐减。他知道,洋芋品种的退化是病毒侵染导致的,解决这一难题的出路在于生产脱毒种薯。但是生产脱毒种薯需要相应的仪器设备和基础设施,还需要一支生物技术和病毒检测队伍。这就需要钱,需要人,但人和钱从哪里来呢?正在他忧心忡忡之时,上级领导喊他去谈话,安排他筹建中国南方马铃薯研究中心。他大喜过望,对领导连声说:“这下洋芋有救了,有救了!”领导见他高兴得快要蹦起来,不禁笑了,问他,你有把握完成这个任务吗?他望着刘介民瘦削单薄的身体。问过后他又后悔了,觉得这句问话是多余的,刘介民是一定会完成筹建任务的,他是可以完全信赖的,以前交给他的每一项任务他都完成的很好。领导此刻想起了刘介民创办天池山农科所的事来。

刘介民1955年从江西农学院毕业后来恩施工作,当时领导上安排他去创办天池山农科所,他二话没说,背起行李就上天池山。天池山是高山,荒无人烟,气候恶劣,令人望而生畏,然而,这个高瘦的“江西老表”却不在乎,在偏僻寒凉的大山中,他与7个工人开始了艰苦建所的战斗,开始了研究洋芋的事业。

建所首要的是解决基础设施,但缺钱怎么办,刘介民一捋袖子,“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靠这双手。”他和职工一起就地取材,建起了职工宿舍、办公室、仓库、子弟小学、医务室、食堂和4口石板水池,安装了自来水管。还取石砌坎,搞坡改梯,建起高标准实验田300亩。为解决交通运输瓶颈,刘介民和支书李盛喜带全所员工上阵,联合周边农民,苦搏一年,修通了到三岔乡集镇的公路。

建所的那几年,刘介民真可谓尝尽了苦头,吃的是霉包谷,睡的是连二铺,点的是煤油灯,喝的是天上雨。一翻春,水坑里满是游动的红色樱桃虫。水太紧张,洗衣少,洗澡成了“奢侈”事,身上长满虱子。面对苦难,刘介民却不在乎,他把孔夫子的话抄在笔记本上自勉,“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增益其所不能。”他极其乐观,做打油诗戏谑苦难,“春节无他事,脱衣捉虱子。”他鼓励员工,男子汉顶天立地,不要为眼前的苦难所吓到,要迎难而上,要挺住,贵在坚持。那些天,他经常天“麻麻亮”就起床,到工地劳动,中午从不休息,晚上开会,或教员工学文化科技知识,或独自啃“大本本”,攀登科学之山。夜深了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寝室睡觉,第二天早上,照例又早早地爬起身。

皇天不负苦心人。经过一番打拼,刘介民带领员工们终于把天池山农科所建起来了。上级领导前去查看,称赞刘介民他们有股子拼劲。

正是欣赏刘介民的这股子拼劲,领导才决定将筹建马铃薯研究中心的任务交给他,但这个任务确实非同小可,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刘介民这时说话了,“领导放心,我是个党员,我以党性作保证,马铃薯研究中心是一定会建起来的。党交的任务我豁出命来也要完成。”

听着刘介民充满感情的话,领导感慨非常,他望向窗外,窗外是明朗的晴空,一只鹰背负阳光横过蓝天。

他文革中,他受到冲击,被戴上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由所长贬为普通员工,接受劳动改造,他不沮丧,不颓废,仍然以严肃认真的态度来对待科研,来做好每一项工作。刘介民后来说,那时支撑他的精神支柱就是相信党,就是心中有梦,就是笃信“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领导此刻忆起刘介民那次从全国科学大会归来,他汇报时感触很深,他说党中央特别重视科技工作,这次的大会开辟了科技新航向,吹响了向科技进军的号角,科学的春天来了,我们可以放手大干了。

他说邓小平在会上的一句话使他激动不已,当场留下了眼泪。邓小平说,“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这句话推倒了极左路线强加在知识分子身上的重压,砸碎了套在知识分子脖子上的枷锁,还了知识分子的本来面目,高度肯定了知识分子的地位和作用。事实证明,党是不会遗弃自己的孩子的。我必须努力工作,以回报党的恩情。那晚,他们坐在清江河边的癞巴石上,望着波光粼粼浪花翻卷的江水,谈了很久很久……

刘介民果然不负重托,他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南方马铃薯研究中心的建设上,他上北京,下武汉,跑资金,运材料,安设备,忙得像个陀螺,不停地飞旋着,飞旋着。500多个日夜过去了,现代化的实验楼、加工厂、仓库在天池山立起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科研仪器和设备安装好了,电脑控制的人工气候箱、带照相和录像系统的万能研究显微镜、每分钟55000转的超速离心机、万分之一克的电子天平也购进了……设备水平一下子跃居全国地市州科研所第一。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高水平的科研设施,刘介民和谢从华、田祚茂、田恒林、黄大恩等“中心”科技工作者放手大干了,向严重危及洋芋生产的品种退化及晚疫病等发起了猛烈进攻。他们设计了一个四级种薯生产体系,即由南方马铃薯研究中心负责茎尖组培脱毒,在具有严格隔离条件的温、网室生产原原种、或直接提供脱毒苗,县、市种薯生产基地扩繁为一级原种,乡镇基地扩繁为二级原种,再到农民种子田繁殖一级良种,再投入大田生产。与此同时,中心又实验成功一种内吸性新农药,这种农药对防治洋芋晚疫病,效果极好。

“脱毒种薯”新技术的运用和种薯生产体系的建立,以及新农药的使用,有效地解决了洋芋品种退化和晚疫病危害等问题,洋芋产量回升了,喜悦之花绽放在芋农们的脸上,绽放在各级领导的脸上。刘介民、谢从华他们也笑了。作为科技工作者,没有什么比完成党交给的科研任务、给人民创造更多财富更加欣慰的了。

那一刻,夕阳临照,霞辉灿烂,刘介民和他身后满坡满岭的洋芋被夕阳染得红亮亮的。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