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看点

打捞文化遗珠的人

发布时间:2017-06-15 14:54 作者:黎袁媛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记者 黎袁媛

2016年6月29日,宣恩县人民广场广场舞比赛现场,选手打起滚龙连厢参赛。(记者 宋文 摄)

2016年6月29日,宣恩县人民广场广场舞比赛现场,选手打起滚龙连厢参赛。(记者 宋文 摄)

任何文化都会在时间长河的冲刷下变形、消失,为了给民族文化留下样本,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努力抢救,不让这份珍贵的记忆消逝在这个时代。抢救,不只是抢救物质文化、精神文化遗产,还要抢救文化人。文化人是文化的传承人,一个民族的历史就刻录在他们的艺术作品之中,刻录在他们的内心深处。

活态传承方不老

“正月就把连厢打呀,柳莲花呀柳莲花呀……”夜幕降临,又是广场舞时间了。恩施市五峰山村委会门前的空地上,人们开始欢快地跳起舞蹈。随着音乐,竹枝轻轻敲打身体部位,枝头的金属片发出悦耳的声响。

这支舞蹈发端于滚龙连厢。滚龙连厢又名莲湘,是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流行在鄂西、湘西、黔东北地区的这一传统民间舞蹈,集唱、打、跳、滚等动作为一体。宣恩民间艺人周树庭把连厢与莲花落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把唱、打、跳、滚等动作融为一体,乡土气息更浓郁、文化个性更鲜明、生命力更旺盛。在我州,轻快活泼的连厢舞以乡村版、校园版、舞台版、广场舞版等多种版本流行于人民群众中。去年,恩施市和宣恩县等地分别举行了社区连厢舞大赛,让这一民间舞蹈形式更深入百姓生活。

这只古老民间舞种的重焕生机,得益于一群深耕恩施这片文化厚土的人。

2001年12月25日,州民间文艺家协会第一次会员代表会议倡导在全州开展寻访与命名民间艺术大师活动。2002年3月,州文体局、州民宗委、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发出通知,在全州开展寻访与命名民间艺术大师的活动,这是我州民族文化艺术工作的一项创举。2003年6月25日,州文体局、州民宗委、州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举行恩施州民间艺术大师命名暨民间传统艺术(绝活)表演大会,丝弦锣鼓传承人肖茂荣等16名农民艺术家被命名为民间艺术大师。当年8月29日,州人民政府命名肖茂荣等16名农民艺术家为恩施州民间艺术大师,同时为每位民间艺术大师每年发放津贴1200元。从2016年起,民间艺术大师的补助标准由过去的每年1200元提高到每年2400元,各县市对等配套。

从2003年至2017年的14年间,我州共命名了6批民间艺术大师共58人。这58位民间艺术大师,代表着我州40多种传统民间艺术。自2007年以来,其中20种已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6种已经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58位民间艺术大师,多数已公布为国家及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曾经一度衰落的民间绝艺,不仅在这些民间文化艺术大师身上得到体现,更在他们的传承下得到发扬。

传承人认定之后,是“活态传承”的开始。活态传承让这些濒危的文化遗产重新回到人们的劳动和社会生活中,回到年轻人中,存活在民间,这叫“活起来”;根据社会发展和大众审美需求,不断进行或大或小的适应性调试、创新、完善乃至重构,这就是在创新中传承。

滚龙连厢的普及传播是非遗活态传承的优秀例子。恩施州文化馆副馆长、恩施州舞蹈家协会副主席覃红说起滚龙连厢的挖掘、传播经过,十分动情。她说,从视频记录歌舞动作到文字记录文化内涵,是一个需要花大功夫的系统工程。这支舞蹈从最初的采风、挖掘整理到真正变成大众接受的广场舞,整整经历了3年时间。

面对连厢的流行,年过8旬的滚龙连厢非遗传人侯安星眉目中都透着抑制不住的笑意:“好不容易看到了这一天!”

传统文化发新芽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恩施这方民族民间文化的厚土成为本土文化人创作的不竭源泉。

《比兹卡》《西兰卡普》《女儿寨》《绚恩溢彩》《嗯嘎女儿会》《武陵绝响》等优秀文艺作品在国家和省的多项活动、赛事中摘取奖牌。歌唱演员蔡呈摘得央视“土家歌王”桂冠。田发刚被中华文化促进会评为“中华文化人物”。吴修富等获首届湖北省“民间文化守望者”提名奖。

从文化抢救中寻找灵感,从文化抢救中培养人才,为破解专业人才队伍建设难题,州文体新广局与州人才办联合在来凤县建立民族文化人才传承基地,支持来凤县通过实施“基地+非遗+企业”联合驱动,打造传承基地;通过“三区文化人才”计划,从州文体新广局和州直文化单位选派业务强、素质高的同志指导县市、基层文化工作,还选送多批基层文化工作者参加了国家文化部、省文化厅举办的各级业务培训;出台《恩施州民族文化奖励办法》,鼓励青年文艺人才成长;举办“杰出文化新人”评选活动,评选“杰出文化新人”和“最具潜质文化新人”;招募公共文化志愿者……全州已形成一支由较高层次领军人物引领、较高素质专业人才为中坚、基层文化人才为支撑的门类齐全、梯次合理的人才队伍。

两次“恩施州杰出文化新人”评选活动的发起者、州文促会主席田发刚谈起发起活动的初衷时说:“我们在引入‘中华文化人物’评选理念和机制的时候,就是受到一种文化良知的启迪,受到一种文化志愿精神的支撑。我们恩施州满地满天都撒落着文化,要让满地满天撒落着的文化变成文化的恩施,这有个融入和演绎的过程,这个过程更需要的是文化带头人。我们要围绕党委和政府的工作大局,在文化领域的各个方面,诸如文学艺术、文化保护与抢救、文化研究、文化产业的建设中,起模范带头作用,为把恩施的文化变成文化的恩施,为提高恩施品质贡献我们的智慧。”杰出文化新人评选活动已成为恩施州的一件文化盛事,是为年轻文化才俊培土浇水的善举。它完全符合《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中关于“培养和造就文艺领军人物和高素质文艺人才”,“要加大国内文化艺术领军人才和青年拔尖人才培养支持力度”的精神。

第二届“恩施州杰出文化新人”获得者、我州知名作家罗晓燕曾出版过以利川大水井李氏庄园和川盐古道为主题的小说,屡屡获得国家级奖项。对于在本土文化中汲取营养,她有自己的看法:“如果自己没文化,就不会捡选、识别什么是优秀文化,打造不出有生命力的东西,甚至搞些不伦不类的大杂烩,让人见了倒味口。文化不是味精,菜熟了洒点调味,而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所有基础细节都要围绕这个主体实施。没有文化的开发投资终将是昙花一现。文化是经济发展的基础,不尊重文化,就意味着把大厦建立在沙滩上。”

系统发掘需队伍

大师终将老去。

3月15日凌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肉连响”代表性传承人吴修富安详地闭上双眼,享年90岁。吴老系利川城区民间艺人,青年时期,他迷上了本地早期的乞讨艺术“泥神道”表演,后经数十年的挖掘、提炼、推广,逐渐形成自成体系的民间艺术奇葩,被誉为“土家族的迪斯科”。2003年,他被授予州“民间艺术大师”称号;2012年,被命名为“利川市首届文化名人”;2014年,获省首届十佳“民族文化守望者”称号。“我们失去了一位‘民间巨匠’,我们要传承好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消息传出,各界人士为之惋惜、悲恸,纷纷表达哀思。

傩戏传人谭学朝走了,薅草锣鼓传承人肖茂荣走了……目前,全州58位民间艺术大师已经去世20人,尚有38人健在。这些大师大多年事已高,如何在他们离去之前将文化遗产完整地保留下来,成了社会各界关心的焦点。

我州首届民间艺术大师谭学朝是恩施傩戏的传承人,谭学朝收有实名弟子8人,记名弟子2000余人。2006年,谭学朝去世后,大弟子田玉先接过了他的衣钵,并挂牌成立三岔傩戏表演队。田玉先不断整理、改进傩戏表演形式,进一步将傩戏发扬光大。此后,传承人的接力棒落到张永明手中。张永明从18岁开始学傩戏,如今能完整演出谭学朝留下的24出傩戏。土家肉连响传承人、恩施州首届民间艺术大师吴修富的弟子刘守红,如今已是我省最年轻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截至2017年4月,全州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15项,入选湖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62项,州人民政府公布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124项,8县(市)人民政府公布县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444项。全州被命名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5人,省级项目传承人76人,州人民政府公布州级传承人177人,8县(市)公布县市级传承人489人,四级名录体系和四级传承人体系初步完备。

这个体系犹如一张网,如何用这张网去捕捉民族民间文化海洋中的“遗珠”?

“结合滚龙连厢的经验,目前,我最想做的是将恩施耍耍完整地记录并创新。”覃红畅谈她的理想。她举了一个例子,就像玩“传话”游戏,第一个人传到第六个人,一句话就走了样。非遗项目也一样,如果仅仅采用师傅言传身教,口口相传,一代可以,两代三代之后呢?还是不是原来的味道?如果缺乏专业人士系统、全面的记录和挖掘,不仅声调动作会发生改变,实质内涵也会“变形”。

“以耍耍为例,耍耍分为文耍耍和武耍耍。既要记录动作、又要记录唱腔,还要挖掘其内涵。这不是哪一个人就能做好的事情,这需要一支团队,需要时间、更需要资金。”

对于文化工作者来说,期待很多,道路且长。备感欣慰的是,尊重民间文化、保护民间文化,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在文化抢救这条漫长的道路上,惟有辛勤耕耘,静等花开。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