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民间艺术>>戏曲

巴东堂戏:神农溪上的浪花

发布时间:2017-06-29 15:43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谭举先 付瑞勇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堂戏,属全国380个地方剧种之一,流传于巴东县神农溪流域,与南剧、灯戏、傩戏、柳子戏一起被誉为恩施州民族文艺“五朵金花”。酷爱堂戏的巴东人,把她比作“神农溪上一朵跳动的浪花”。

一板一眼纠身段

一板一眼纠身段

皮影戏在巴东江北的溪丘湾、沿渡河一带很流行。演出班子一般由4人组成,两人举影子,一人操琴,一人兼奏多种器乐。唱腔为堂戏的“小筒子”,唱词多为七字、十字句式。演出所用的“影子”多为牛皮制作,由皮影艺人手工刻制而成,生旦净丑,神形兼备,演出时间一般在2至4小时。

虽然堂戏、皮影戏深受山区群众的喜爱,但因演出班子没有固定收入、部分老艺人的离世等原因,皮影和堂戏队伍日益萎缩。

年逾古稀的湖北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谭绍康,就是延续巴东堂戏、皮影戏传奇的人。

自小在神农溪岸边长大的谭绍康,堂戏、薅草锣鼓、皮影戏是他儿时最深的记忆。当他还只有17岁时,就到当地学校教书,在教书时,他就喜欢哼哼堂戏、皮影戏等小调儿,并悄悄地写戏唱词。“不安分”的他多次被领导批评为“没有专业思想”。但真正痴迷上巴东堂戏、皮影戏等民俗山歌,是他35岁那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谭绍康在平阳河堤疏河连队里负责宣传,写报纸、办橱窗、组织晚会……十分活跃。写巴东堂戏词、谱曲、演唱他都独揽一身,创作的《平阳战歌》《三姊妹上河堤》等巴东堂戏歌曲成为队员提神解乏的“妙药”,连队员劳作时也不禁学着他的调儿哼上几声。

送戏送到家门口

送戏送到家门口

机会总留给有准备的人。谭绍康调到了文化站这个清水衙门。眼瞅村民们除了露天电影外,享受不了什么精神文化大餐。谭绍康琢磨着让堂戏重回乡村舞台。没有传艺场所、没有稳定收入、没有娴熟艺人……还没迈出第一步,重重困难彷如拦路虎。但他并未退却,四处拜师学艺,还安排学徒吃住在自己家里编排节目。

为了民间文化不失传断代,多年来,谭绍康对堂戏、皮影戏这些民间传统节目进行改革创新,改黑白牛皮影为彩色,制作现代皮影唱现代戏;对传统剧目进行梳理和改编,创作《雷家院子》《农家乐》等现代堂戏9个,并把堂戏单一的音乐旋律伴奏变为和声伴奏;同时还把堂戏送进校园,先后辅导学生138人学唱堂戏。 他登门拜访巴东堂戏老艺人黄大国,组建起第一支巴东堂戏表演队。没有场地,他就把戏班带到自家,边排练演出边搜集散佚的唱本。终于,销声匿迹了十几年的堂戏、皮影戏终于又和乡亲们见了面。当堂戏《山伯访友》《借妻回门》首次摆上舞台,村民直呼:“土戏就是过瘾!”

从此,冷清的文化站开始红火起来,堂戏队、皮影队也从当初的一两支生根发芽,如今共有18支。在谭绍康等人的努力下,溪丘湾乡先后于1995年、2007年被省命名为“湖北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2009年,该乡被文化部授予“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2008年、2011年,溪丘湾堂戏表演队被州民间文艺家协会表彰为“优秀表演队”。2005年,他还被巫山县请去为邓家乡抢救失去多年的“踩堂戏”,该乡也被重庆市命名为“踩堂戏保护基地”;2013年,他又被沙洋县沙洋镇三峡移民村请去传承堂戏和民间歌舞,受到荆门市群众的喜爱。

为了和时间赛跑,把巴东堂戏等民间文化“抢”回来,谭绍康走遍巴东江北片区、神农架、兴山等地,采撷到巴东堂戏剧目55个,搜集整理山歌、小调693首,婚嫁歌、丧歌122种,结集出版了《呼唤神农溪》三部曲,采写400多个民间故事编成《梦唤神农溪——民间故事》。

“用深情,耕耘丰润的心田;用真挚,伴起共鸣的和弦。”在读书笔记里,谭绍康字正方圆地写道。2003年,他正式退休,但退而不休的他仍心系民间文化艺术传承与保护。他用一支笔播“种”文化,让老百姓沐浴在现代文化与古老巴东堂戏的交融中。他走村串户搜集民歌、山歌、故事,谭绍康让一大批“走失”的乡土文化回到书本,挽回了即将消失的文化遗产。

踏遍数百里山路,访谈上千文化艺人,记录下几本书稿……作为县政协委员,谭绍康提出了《抢救传承民族民间文化 保障推动文化发展繁荣》为题的提案,引起了有关方面关注。在溪丘湾乡瓦屋基村堂戏传承基地,县文体部门投入2万元购置服装、音响、道具,堂戏一下子在村子院落里成为一道文化景观。

“我们有了乡村舞台,加上这些演戏的家什儿,何愁唱不出一台好戏呢。”说起这些年的变化,队长谭学美津津乐道,对搞好堂戏传承热情高涨。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在谭绍康与巴东县非遗保护中心的共同努力下,巴东堂戏等地方戏曲于2016年进入了校园。去年4月,谭绍康在官渡口镇中心小学、溪丘湾中心小学开展了近一个月的巴东堂戏培训;去年12月,谭绍康又与县非遗展演中心一道,率信陵镇堂戏表演队进巴东职高、信陵镇实验小学演出,获得了师生们的好评。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