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动态

龙凤镇村民蒋仕俊祖上旧契约 记录清至民国社会经济关系
他把43件“古董”无偿捐给国家

发布时间:2018-02-06 10:21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谭发馨,谭思思,张杨奇 编辑:刘婉茜 浏览:0次

1月24日上午,恩施市龙凤镇青堡村村民蒋仕俊将家藏清乾隆年间至民国时期的43件契约移交给恩施市档案馆,填补了该馆清朝民间契约档案的空白,为了解和分析恩施这一时期经济社会契约关系提供了难得的实物佐证。“我是一名中共党员,这么多契约放在我这没有用,交给档案馆说不定对国家更有价值。”蒋仕俊如是说。

抢救前的契约。

抢救前的契约。

抢救裱糊后的契约。

抢救裱糊后的契约。

村志编纂者偶然得知村民收藏祖上多份契约

这批契约是龙凤镇《青堡村志》编撰人员陈卫远在收集该村历史资料时偶然发现的,陈卫远说发现这批珍贵的契约纯属偶然。

2017年5月的一天,陈卫远到青堡村刘姓老人家收集《青堡村志》的相关信息,陪他一起前去的是相识多年的村民蒋仕俊。“我家里有很多年代久远的契约,也许你能用上呢。”蒋仕俊对陈卫远说道。随即,蒋仕俊邀请陈卫远去他家看看家中收藏的契约。

2月2日,陈卫远向记者回忆起当天在蒋仕俊家中看到契约时的那一幕,仍然记忆犹新,他说,蒋仕俊从床下拿出一个布满灰尘的纸盒,打开纸盒后,只见很多被折叠了的皮纸放在里面,皮纸的虫蛀、霉变情况很严重。“我看得出那些都是皮纸,心想年代肯定很久远。但由于蒋仕俊卧室的光线太暗,我便将盒子和那叠纸拿到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屋里仔细查看。”陈卫远说,由于存放年代久远,很多纸张都粘连在一起了。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张皮纸,虽然纸张破旧呈现出深黄色,但经他仔细辨认,发现其中一张是乾隆三年的契约。“大部分契约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契约是用毛笔繁体正楷书写,所有地契上写有土地买卖双方约定、土地面积、证人、日期等内容。”陈卫远回忆说。

当陈卫远看完并拍照后,便小心翼翼地将契约重新整理好交还给蒋仕俊,并叮嘱他“一定要好好保管”。随后,陈卫远把照片发给恩施市档案局(馆)原局(馆)长张思楚,张思楚看了照片后十分激动:“这个东西很少见,一定要保管好。”

据了解,这批契约一直被蒋仕俊装于盒里,并放在床底数十年未打开。谈及其来历,他表示“是祖上世世代代传下来的”。

契约已进行抢救式修复

2017年9月18日,恩施市档案局党组迅速作出决定,成立工作专班前往蒋仕俊家中查看这批契约。

经过现场辨认,这批契约共43件,为蒋氏家族自清乾隆年间到民国时期的山田买卖契约、租种课田契约、赡养契约、分家契约、改姓过继契约及婚嫁入赘契约等,涉及乾隆、嘉庆、同治、光绪年间和民国时期乡村社会文化的多个方面,最早为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具有家族系统性、连贯性,映射出该家族的变迁史,显现出以人为中心的社会发展和自然界发展的连续性、多样性、规律性。

“无论今后你怎么处理这批契约,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对这批有着不同程度损坏的契约进行专业修复。”当天,专班工作人员看完契约后对蒋仕俊如是说。

2017年11月,在征得蒋仕俊的同意后,恩施市档案局专程将这批契约原件送至武汉典策公司进行抢救性裱糊。在进行抢救性裱糊后,一并制作了两套复制件。

蒋仕俊将契约捐赠给恩施市档案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43份契约的原件在进行抢救性裱糊后,蒋仕俊决定把这些契约原件捐赠给恩施市档案馆。1月24日上午,蒋仕俊正式将契约原件移交给恩施市档案馆。在当天的捐赠仪式上,蒋仕俊说:“打我记事起,这一批契约就在家里放着,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它们很珍贵。但如果继续放在我这里,我也不知道如何妥善保管,所以决定将它们捐赠给恩施市档案馆。我是一名中共党员,将这批契约捐赠给档案馆,不仅能更妥善地对它们进行保存,也能让它们为社会、为研究提供更大的价值。”

1月31日上午,恩施市档案馆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这批契约。虽然43份契约已经被修复,细致平整地裱糊在米黄色的纸上,但仍能看出每张纸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

恩施市档案馆工作人员小心谨慎地翻开这一叠契约原件,为记者详细介绍了一份乾隆二十九年的土地买卖契约,这份契约囊括了买卖田地人的姓名、买卖田地的缘由、田地范围、违反契约的惩罚以及见证人。

记者发现,每份契约的字迹明显不同,但都很工整遒劲。

“这些清朝契约的研究价值很大,比如契约上的地名,有的可能与现在用的地名不同,或许可以帮助一些寻根问亲的人找到自己的家族,契约的内容也能真实反映出当时的风土人情及经济社会契约关系,可谓意义非凡。”恩施市档案馆相关负责人说。

恩施市档案馆认为,这些契约具有完整性、连续性,能从中获知乾隆、民国等时期农村经济中的诚信、赋税、世故、纠纷调解以及国家机关办事效率、惩戒机制等内容,也为研究民间契约文化、研究乾隆到民国初期土地、山林流转情况提供了真实范本和实物资料。

据了解,在此之前,恩施市档案馆馆藏档案最早时间为1927年,而这43份契约中最早的时间为乾隆三年即公元1738年,这使该档案馆的馆藏档案时间向前推了189年,填补了该档案馆清朝时期契约档案的空白。

责任编辑:刘婉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