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门槛还要走进心坎

发布时间:2018-09-12 15:19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袁凌 编辑:郑晓涵

袁凌

犹如高低起伏的山区县市地形地貌,基层社会治理面临着交织复杂的客观情势。从自然景观到人文景观,穿山越水的传统乡土社会,期待、呼唤、创新打造适合自身实际的基层社会治理模式。

如果说,传统基层社会面临的是物质流、经济流、信息流、人流相对独立的单调模式,那么今天,随着交通壁垒解除、信息物流打通和互联网宽带接入、移动通信客户迅猛增长等客观实际,社会转型变迁大背景下,基层社会治理是一部主题突出却调性多元、需求多样的复调格局。

始于2004年,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聚焦聚力三农议题,释放持续且强劲的改革红利,“三农新政”给乡村建设与发展带来新格局、新变化,农村社会面貌显著改善、群众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但是,空心村、基层组织能力弱化、涉农利益、村民参与不足获得不平衡不充分等问题也同时浮现,自然生态环境恶化、大病重病蔓延、宝贵文化传统被破坏、干群信任危机、本土人才危机等新形势、新挑战亟待破题解题。基层社会在生态、文明、文化等方面潜藏着不可忽视的复合型危机症候。

现实呼唤基层社会治理体制的深入改革与完善。

咸丰从创新基层社会治理体制入手,探索出“一统三治一站六联”基层社会治理模式。“一统三治”即以党建为统领,村民自治管理大事小情,法律法治规范约束村民社会行为,文明德治引领乡风教化道德。

“一站六联”建立基层社会治理工作站,一站式统筹农村基层治安联防、纠纷联调、平安联创、困难联帮、服务联心、发展联手,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技术得到接入应用,“互联网+”引入基层社会治理领域,基层社会政务、事务、法务、商务、家务等一网打进。

打通“最后一公里”,破解基层社会治理之难,党委政府理念更新、机制补位、技术加持、群众参与应对治理之责,将为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环境整治等赢来更广泛更适宜的空间和方案。

责任编辑:郑晓涵

热图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