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观点·评论

英雄是我们民族闪亮的坐标——《陈连升》套书序

发布时间:2018-09-28 11:02 来源:恩施日报 编辑:曹贤炜

李传峰

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有一座高耸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那碑文的最后一句是这样写的:“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我们都知道,“一千八百四十年”那年曾因林则徐虎门销烟以及中英鸦片战争而在中国历史上刻下深深的印记。由此再上溯是中国古代史,由此下延则是中国近代史,而断代的最显著坐标就是中英“鸦片战争”。鸦片战争的实质是反抗帝国主义侵略和反对殖民统治。从那时起,中国人民“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

我们的中华民族古老而又辉煌,但从1840年开始,便处于黑暗和屈辱之中,无数的仁人志士舍生忘死进行着不懈的探索与斗争,在此过程中产生了数不清的英雄豪杰。在中国近代史的这个起点上,代表中国人民勇敢地向侵略者大声说“不”的英雄是谁?他就是林则徐;代表中国人民勇敢地向侵略者射出第一颗炮弹的英雄是谁?他就是驻守在虎门沙角、大角炮台的守将陈连升。这一炮之所以开得伟大,首先是他面对船坚炮利的“大英帝国”没有退缩。他之所以是英雄,还因为他作为镇守国门的卫士所背靠的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而是腐败无能的封建王朝。面对强敌来犯,面对投降派的牵制,陈连升勇敢地开了第一炮,在没有援兵的情况下父子双双为国捐躯。这一炮是继虎门销烟、广东人民高涨的抗英浪潮之后,中华民族发出的震天怒吼!

陈连升是1840年“鸦片战争”中最先牺牲的一个将军,也是英勇殉国的第一位少数民族将领。他是中国近代历史开篇继林则徐之后的又一个大英雄,连侵略者都誉之为“东方战神”。这个大英雄是我们湖北人,他的故乡就在现在的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鹤峰县邬阳乡。他是我们中国人民的骄傲,是我们湖北人民的骄傲,是我们土家人的骄傲!

读读古代史和近代史,我们就知道,在中华民族反抗外敌侵略的斗争中,各民族始终是团结在一起的,我们土家族有着可以夸耀于世的几大贡献,其中之一是明朝嘉靖年间的东南沿海抗倭斗争,武陵山数万土家苗家儿女几次万里赴边海,和各民族义兵协同作战,立下了“东南战功第一”;还一个就是参与清末的“鸦片战争”,陈连升父子所率“六百壮士”(据史家考证,陈连升指挥沙角、大角炮台守卫战中还率有惠州义兵数百)以生命和鲜血向侵略者开了第一炮。当时和后世的国人大多不知道陈连升是我们湖北鹤峰人,更不知道这“六百壮士”多是土家苗家的子孙,但仍被他们的英雄事迹深深感动,为他们建昭忠祠,刻碑,造义坟,塑像,命名街道,办纪念馆,甚至为他的战马塑像。相比之下,做得不够的反倒是他的故乡,没有认定他的故居,没有专设纪念馆,没有他的造像(据说恩施曾经建有他的纪念墙,后来被日本飞机炸了)。直到他们牺牲150年后,到了改革开放的今天,恩施州城才立了一尊陈连升持枪跃马的塑像,在鹤峰城建了一座连升风雨桥。十多年前,我曾提议,陈连升抗击侵略者的事迹是一个重大题材,其爱国情操,其敢于牺牲的精神是我们的巨大精神财富,作家艺术家要把陈连升好好写一写。我记得,1991年,鹤峰县筹备过纪念民族英雄陈连升殉国150周年纪念会,几位同志还去广州虎门搜集陈连升的史料,《中国青年报》也发表过零星文章,鹤峰县史志办出版的《鹤峰县志·人物志》中列有简短的《陈连升传》,为文艺创作提供了部分素材。

当年,广东的文人被陈连升父子以及六百壮士的事迹所感动,你读读,“太白经天海出血,将星坠落天柱折。残枪一起海氛生,人兮物兮成大节。”这诗句写得多么的大气感人啊!一百多年来,作为家乡人,我们是不是表现得冷静了一点呢?湖北的文艺家们是可以写出更多更好的文艺作品来的,我们同样表现得过于冷静了一点。后来,我读到过鹤峰作家王月圣的散文《节马碑》,写得很不错,但这只是写了陈连升的一匹战马。问:战马尚且如此,而况主人乎?文艺家们也有理由,深感有关陈连升的史料不多,有些资料分散在个人手中,没能充分发挥作用。我又提议,可以考虑先出一个资料集,还为此和几个同志接触过,但此事一直没能如愿。我自己后来又投入到长篇历史系列小说《武陵王》的修改和出版工作中,出陈连升资料集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恩施自治州州委、州政府很重视这块热土地上的英雄写作,据说前几年就已立项拨款,有关领导同志还亲自参与规划,这就有了陈连升题材的专项写作。杨秀武、田开林、田方、谭琼辉几个同志这几年默默奋斗,他们是一个老中青的组合。终于,《民族英雄陈连升》《东方战神陈连升》《大将军陈连升》三本书稿写成了。其中《民族英雄陈连升》还在《中国报告文学》节选发表。我当时的心情是既惊讶又激动。惊讶的是他们不声不响就拿出了书稿,而且是三种体裁构成一套书,激动的是终于有作家动手写大英雄陈连升了。

写历史,首先要尊重历史。我主张写重大历史事件的文艺作品在事件本身、时代背景、主要人物这几方面不要虚构过多,其他方面则可以各逞其能。

长篇叙事诗《东方战神陈连升》是恩施州目前最长的一部诗。作家杨秀武是我国苗族优秀诗人,他在鹤峰工作时就发表过很多好诗,其《巴国骊歌》获得过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诗人在创作《东方战神陈连升》过程中,大胆地把土家族英雄巴蔓子将军、民族英雄岳飞与陈连升贯穿在一条爱国的主线上,穿越时空形成因果关系,成功塑造了“东方战神”陈连升的形象。诗人想象的翅膀由此飞翔起来,把历史与现实在诗歌的意象里自然地融为一体,从鸦片战争到“一带一路”这个历史的跨越,把强国欺负弱国颠覆成强国帮助弱国,由此,诗人把抒写中国力量,传播中国精神的激情灌注于这部五千行的长诗中,使作品具有史诗的意味。

田开林同志我很早就认识,我下派恩施州委宣传部工作时,他是州委秘书长,发表过多篇文学作品。他以“秘书眼”来观察生活,小说别具一格。开林同志对民族英雄陈连升充满崇敬,搜读大量史料,精心写出了英雄传记《民族英雄陈连升》。英雄从一个偏僻的山村走出来,他所有的经历,包括从士兵成长为将军,以及英雄的生活和爱情,在作者的笔下,都是有血有肉的。作品选材严谨,文字规范,叙事与抒情,没有浮夸与拔高,属于信史写作。作品所反映的是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真实,在那个伟大的历史节点上,绘画出闪亮的时代坐标。

要把陈连升这个人物写好,并非易事。长篇小说《大将军陈连升》沿着陈连升的人生轨迹,铺陈故事,尽量还原当时的社会环境,展开大胆想象,塑造了一个栩栩如生的英雄形象。最后写陈连升镇守海防,指挥守军同数倍于己的侵略军力战,在后援无望,敌军迫近的危急关头,仍率部激战,拼杀而死。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仿佛置身于当年的战场,在硝烟中跟随英雄的身影叱咤风云,悲哉壮哉!谭琼辉是三位作家中最年轻的一个,近年来写作很活跃。在这部长篇小说中仍然能欣赏到他擅长编撰故事的才华。作者如果能对当时的中国历史特别是对鸦片入侵对国家对民族的危害有更进一步的把握;如果适当节制写陈连升早期的侠义行为,而让他更早地面对侵略者写出英雄非凡的胆识,在处理情节和刻画人物方面将会收到更好的效果。

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学史诗,都无一例外是礼赞作者那个民族的伟大英雄的。英雄叙事所塑造的英雄特质,有助于凝聚民族精神,寄托民族理想,实现民族共识。如果我们静观近些年来,文艺的热点似乎不在对英雄的写作方面,反而是娱乐消费气息较重。作为作家,我们也深切感受到描绘重大历史,抒写英雄人物很不容易。首先,作家多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政治家,但作家又充满激情,常常爱以历史学家或政治家的名义写作,难免会表现出某种偏颇。我也同意这样的观点:历史上的英雄在历史的泥沼中前行,就不可能是完美的,如果我们今天以各种超越历史的、理想化的名义和说词,来无意或是刻意地抹黑、贬低、歪曲他们,否定那些以非凡的胆识与气魄创造了历史的英雄们,其历史观、价值观和艺术观,是存在着巨大的疑问的。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们的写作常常为了故事而丢了历史,有的不过是借用一下历史的外衣,那算不上是历史小说。有的历史写作,不接地气,忽视了英雄的“心灵史”的塑造,没能很好地发掘英雄的心灵历程和家国情怀,只注重传奇性、故事性、消遣性而疏淡了英雄的历史性和真实性,表现出创作向消费献媚的某种姿态。有部分写历史的文艺作品缺乏真善美的引领,甚至没有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底线。有的作家看不到生活中真正的主流和本质,对写英雄缺乏兴趣、真诚和情怀,一味地沉湎于才华横溢的猥琐、天花乱坠的无聊、精妙绝伦的发泄,这样的文艺是失真的和没有生命力的。假如一个民族的英雄及其精神得不到尊崇、铭记,甚至遭遇歪曲、丑化、冷落、耻笑和摒弃,英雄精神在人们意识中被稀释和淡化,一旦国家与民族有难,谁还会甘愿牺牲去挺身而出?从这一点来说,上面这三部书的作者们是有历史担当的。

中国英雄烈士是中华民族的杰出代表,英雄烈士的事迹和精神是中华民族的共同历史记忆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体现。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十次文代会和九次作代会开幕式上,用了很大的篇幅,讲了歌唱祖国,礼赞英雄的重要意义。他说:“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英雄是民族闪亮的坐标。”“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历史上和现实生活中,都有许多英雄,需要我们作家去发现和抒写。恩施地区无论历史上还是现实中都产生过很多英雄,开疆拓土的廪君、以头颅换国土的巴蔓子、爱国家爱民族的土司王,还有辛亥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中包括改革开放以来涌现出了很多英雄,都值得我们为他们立传。《清江壮歌》首开其端,我写长篇小说《白虎寨》也是出于这一动因。恩施的作家有能力有条件,应该写出更多更好的“清江壮歌”。写关于陈连升的这三部书是一个好的实践。陈连升等人的英雄事迹会被人民重新认识,历史的光辉是新时代的底色,他们的爱国精神会激励着我们为了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而团结奋斗。有关英雄的文艺作品会更上一层楼。英雄们的卓越风华定能激发每一个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荣誉感。

作者要我就这三部书写几句话,我有点借题发挥,愿和作家朋友们磋商。

(作者系湖北省文联原党委书记,常务副主席,土家族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