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2018>>波澜壮阔看恩施>>恩施纪录

心随“薯”动 “硒”望腾飞

发布时间:2018-10-29 10:48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杨亚玲,张海清 编辑:刘艳

downLoad-20181029104639

本报记者杨亚玲 实习生张海清

马铃薯,别称土豆、洋芋。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我州开始较大规模种植土豆,但那时的土豆主要扮演的是“救命粮”“温饱粮”的角色。由于产量的逐年下降和病虫害的侵扰,土豆在改革开放前后被搬进了实验室。随着土豆产量和科技的不断突破,吃饱后的农民开始打起了新的“主意”,土豆又重新被请进了市场。随着“全球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的独立硒矿床”在恩施被发现后,恩施土豆的“硒”内涵又被发掘出来。

历经40个春秋,时至今日,恩施“硒土豆”这个“土疙瘩”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农民的“金疙瘩”,老百姓的“必吃品”,精准扶贫的“助力军”。

“土豆半年粮”

查阅史志可知,土豆这个外来物传入恩施是在300年前。而农民真正开始较大规模地种植土豆却是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这时,土豆作为一种解决温饱的食物,养活了山区农民的祖祖辈辈。“土豆半年粮”,这句话是那时土豆对于老百姓生活重要性的精确概括。

家住利川市南坪乡柴林村四组的李书春今年51岁。“六七十年代,对于我们来说,洋芋全身都是宝。为了填饱肚子,我们吃过洋芋叶子,洋芋果果。煮洋芋吃的时候还舍不得刮皮。”小时候,她家有五姐妹,加上长辈共计9口人。那个年代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没有米吃,靠洋芋、玉米等过活。

到八九十年代,社会发展了,条件普遍都好了,她自己也成家了,家里有了3个孩子,加上两个老人,共7口人。7张嘴却只有两亩水田,大米依然不够吃,所以土豆依然是全家的主粮。

如今,日子也越过越好,可她依然没有“抛弃”土豆。“吃了一辈子了,习惯了。”尽管吃了几十年的土豆,可是她就是觉得“吃不腻”。

时代在变化,恩施人对土豆的感情却始终如一。炕洋芋、洋芋饭、洋芋片、洋芋粉……无论是在自家的饭桌上,还是在餐馆的餐桌上,这些菜品随处可见,很多农家乐或者餐馆的门口或者墙外,甚至会特别突出地打出“洋芋饭”字样作为吸引顾客的招牌菜。

在位于恩施市三岔乡的一家名叫“大树农庄”的餐馆里,每天客人往来不断。在厨房里,记者看到一口直径约为1米多的大铁锅。每到饭点时,远远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洋芋饭香。据该店老板介绍,这样的洋芋饭,他们平均每天要做4、5锅,但依然供不应求。

洋芋,不仅在饭桌上受欢迎,就连街边小摊卖的炕洋芋,市民也是趋之若鹜。在湖北民族学院大门外的一个炕洋芋摊前,经常挤满了人,不仅有学生前来购买,还有许多慕名前来的、各年龄阶段的市民。据老板介绍,他最多的一天可卖出300碗,约重270斤。

40个春秋过去了,时代在变,土豆扮演的角色也在变,但土豆与我们恩施人民的深厚感情始终不变,一代又一代。

1个品种12年

1个品种平均耗时12年。这句话是所有参与过马铃薯种薯、研发的“马铃薯人”的共同感受。

“资源创制、杂交育苗、单株筛选、品系试验、脱毒快繁、试管育苗、大田生产……马铃薯科研每个环节环环相扣,而且每一项科研的问世都可能是几代人心血累积而成。”吴承金,今年54岁,自南方马铃薯研究中心成立之日起,他就在这里工作,从事马铃薯的研究。

一颗种子最终投入生产到底要经历多少年?吴承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鄂马铃薯3号”的研发。

该品种是由中国南方马铃薯中心退休老专家田恒林主持选育的,吴承金是其中一个骨干技术人员。1988年,他们团队4个人开始着手以南方中心自育品系7914-33作母本、59-5-86为父本进行杂交,经反复试验,其中组合编号为88P55的第30个单株凭借优质、高产、高抗、适应性强等特点在上万份材料中脱颖而出,2000年3月通过湖北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定名为鄂马铃薯3号,2003年2月通过国家级品种审定,并成为我州第一个通过国家审定的品种。

自育成以来,该品种的推广被列为农业部和省农业厅重点推广品种,国家、省推广部门多次召开推广会,成立开发联合体,使得“鄂马铃薯3号”3年推广面积达500万亩,新增产值近亿元。随后,南方中心源源不断地育成了各种类型的适应市场需求的新品种14个,其中鄂马铃薯5号、鄂马铃薯7号相继被农业部列为国家级主导品种。

而那时候的研发条件究竟怎么样?州农科院党委书记、院长、中国南方马铃薯研究中心主任李卫东最有发言权。

1995年,李卫东被派到位于恩施市三岔乡的天池山研究所工作,那时候的生活和科研条件,他用了4个字形容——极具挑战。基地所在地在当时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孤岛”。此地交通不便,从州城出发到基地,大约2小时车程,不管是上山还是下山都极不方便。研究室是几间摇摇欲坠的毛坯房,研究设备屈指可数。基地的饮用水不仅水质差,靠天吃水还常常没有保障。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李卫东等一群人依然乐观地喂牛、犁土、种地、搞研发。

逆境出人才!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州在马铃薯科研方面获各类科技成果40余项,其中国家级5项、省部级14项、州级24项,其成果涉及品种资源、育种、栽培、植保、组培和推广等领域。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经过40年的上下求索、科技攻关,恩施目前已经成为中国西南山区马铃薯育种中心、脱毒种薯繁育中心和科技服务中心,是中国西南山区发展马铃薯产业的领头雁,成为名副其实的“南方薯都”。

产业发力,洋芋也能当主粮

在2016年举办的南方(恩施)马铃薯大会期间,一桌中西结合并极具土家特色的“硒土豆”全席,让来自国内外的友人大饱口福,颠覆了人们对食用马铃薯的味蕾记忆,也为马铃薯主粮化展示了恩施绝活。

随着含硒马铃薯产业的快速发展和产业链不断延伸,以马铃薯为主原料的主食产品、特色小吃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兴起,薯条、薯片、薯馕、甜圈、面包、饼干、饮料等马铃薯制品深受市场青睐,深得消费者喜爱。

在位于宣恩工业园区椒园生态产业园的湖北土家爱食品开发有限公司厂房内,工人师傅们正在加紧进行马铃薯酵母饮料的生产,年产值4000万元;在鹤峰县燕子镇百顺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车间里,每天都有5万吨鲜薯被加工成马铃薯水晶粉丝,年产值2000万元。

这些,仅仅是我州大力发展马铃薯主粮化加工产业的一个缩影。

“2015年以前,在农民的意识里还没有‘产业’这个概念。”州马铃薯产业发展局高级农艺师于斌武回忆,尽管之前马铃薯在我州的种植面积常年稳定在180万亩左右,但总产值却只有4.7亿元,相当于亩产值只有250元。

2015年,国家提出“马铃薯主粮化”战略。同年“南方马铃薯大会”在恩施召开,恩施土豆开始崭露头角。2016年,与恩施硒博会同期再次举办了“南方(恩施)马铃薯大会”。在州委、州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倾力投入下,通过两次大会的不断宣传,“恩施土豆”这块金字招牌逐渐打响。2016年,恩施土豆被中国优质农产品开发服务协会授予“2015年最受消费者喜爱的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

如今,特别是近几年,马铃薯加工产业发展一日千里。为了直观地描述其发展状况,于斌武列举了几个数据:从全州的种植面积来看,80年代前,全州种植马铃薯常年稳定在180万亩左右,如今已发展到202.3万亩;从销售价格来看,之前几毛钱一斤都没人要,现在商品薯的最高市场价格达9.9元/斤;加工企业和专业合作社数量上,2015年前基本没有,到如今,全州的马铃薯加工企业和专业合作社总量已经逼近200家。销量上,据初步统计,今年前10个月,仅鲜薯的销售量就已多达2000万斤。

未来,我州将建成南方马铃薯科技创新中心、南方马铃薯晚疫病预警防控展示中心等五大中心,落实大力发展商品薯生产、着力推广标准化生产等十二大任务,建设马铃薯主食加工推进工程重点项目、脱毒种薯繁育体系建设工程重点项目等八大工程。在2020年前,真正实现种植规模化、布局区域化、生产标准化、品种专用化、加工精细化。经营产业化、产品品牌化让“薯”光产业在“硒”望中走出大山、走向全国、惠及全球。

链接

1978年,恩施地区农科所研发的马铃薯品种676-4和“双丰收”两个品种获国家科技大会表彰。

1984年,国家级马铃薯科研机构——中国南方马铃薯研究中心在恩施成立。

1986年,我州第一批马铃薯技术人员派往英国、加拿大进修。

2003年,鄂马铃薯3号通过国家审定,这也是我州第一个国审品种。

2004年4月,原红庙农科所、天池山旱粮原种厂和清江种业公司三家合并为恩施州农科院。

2006年,批复建设成立国家马铃薯改良中心恩施分中心。

2011年,鄂马铃薯5号被农业部列为国家级主导品种。

2013年,“马铃薯-玉米间套作高产栽培技术” 成为入选农业部的100项主推技术之一。

2015年12月,2015南方马铃薯大会在恩施召开。

2016年,鄂马铃薯7号被农业部列为国家级主导品种。

2016年9月,2016南方(恩施)马铃薯大会与恩施硒博会同期在恩施召开。

责任编辑:刘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