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观点·评论

当以长歌赞英雄

—— 读杨秀武《东方战神陈连升》

发布时间:2018-11-16 09:53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孙雁群 编辑:刘艳

□ 孙雁群

黑色底版,深沉;“东方战神”红底白字,抢眼;“陈连升”三个金色大字,再次强化视觉重心。拿到精装本的《东方战神陈连升》,我的第一印象是“力气”:长歌赞英雄,当有沉稳之力,亦当有浩然之气。

第一遍,我读的是故事。

长篇叙事诗,人物要“立”起来“活”起来,一定需要鲜活生动的故事作为支撑。显然,这一点,杨秀武做得十分到位。正如土家族著名作家李传峰所说:“英雄从一个偏僻的山村走出来,他所有的经历,包括从士兵成长为将军,以及英雄的生活和爱情,在作者的笔下,都是有血有肉的。”

比如陈连升,中国近代史第一位为国捐躯的少数民族将领。我们都知道,他的生命定格于广东虎门沙角炮台,我们也知道,他最初的人生起步于湖北鹤峰邬阳关。但我们真的不知道,从山民到战神,从士兵到将军,陈连升是怎样一步一步地走完他的人生历程。

从大山到大海,只是空间的遥远,从白虎图腾到沙角炮台,却是历史的传承和延伸。

土家英雄巴蔓子,民族英雄岳飞,东方战神陈连升,一线贯穿的是爱国情感,是穿越时空形成的因果,也是《东方战神陈连升》的主旋律。

和巴蔓子一样,以弱敌强,和岳飞一样,以一己之力成为朝廷的柱石,陈连升,鸦片战争中我国牺牲的第一位将军,官涌之战六战连捷,沙角之战英雄倒下。列强环伺,坚船利炮;祖国却积弱积贫,饱受欺凌:当英雄不能长眠于恶浪迭起的海湾,他背靠的将是一个怎样腐败的封建王朝!

第二遍,我读的是人物。

“也许是珠江 朝大海奔跑的时候/像猛虎/海湾像猛虎 海浪像虎……一只白虎图腾的后裔/我的老祖宗/在虎门 更像一只猛虎”。

“……陈连升把大刀杵在甲板上/心脏停止了跳动/ 仍然像一只猛虎 威风不倒”。

以猛虎始,以猛虎终,一只猛虎的形象,很适合为老祖宗,为东方战神,为白虎图腾的后裔写神造像。大量的比喻,是为人物写神造像的必需。除了文中反复出现的“猛虎”以及灵动的“山麂”,飞翔的“雄鹰”外,我还很喜欢作者对陈连升的另外两个比喻:“水”和“蚯蚓”。

“水”比喻的是陈连升清澈明亮的青年时代,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关于人间是非的最初认知。

认识到鸦片的危害,陈连升把自己“当成一滴叛逆的水”。

“蚯蚓”的比喻出现在陈连升最后的日子,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将对于朝廷未来的深沉思考。

“天黑下来……他像一条蚯蚓/嫌黑暗还不够深 不够沉/还在朝地下钻/他要沿着最深最沉的黑暗/找到抵达黎明的出路”。

先说叙事的伏笔和照应。

“一八三五年/一顶守备的官帽/醒目的一眼花翎/ 像一根赶马的鞭子/把陈连升从鄂西之南/抽到鄂陕豫边区的郧阳”。

这个“赶马的鞭子”,让我想到“不需扬鞭自奋蹄”一类的诗句。但显然,诗人的用意不能止步于此,因为,下一刻,在陈连升履新的路途中,“一匹忠诚的马/从天而降”。“从此 黄骠马/与陈连升像灵与肉,像父与子”。人与马,从此相互陪伴,血战沙场,直到陈连升战死,黄骠马被掳至香港。英雄的战马亦有英雄之气概:黄骠马在香港不吃不喝,遥望虎门绝食而死,被后人誉为“节马”。

历时13个昼夜的官涌之战,英军将领义律被陈连升打得落花流水,他对这个来自白虎后裔的东方战神满怀恐惧又恨之入骨。杨秀武用排比和博喻,十分诙谐而形象地展示了侵略者内心的卑怯与惶恐。

“……如果陈连升是一砣陨石/义律就害怕天空”。

我在阅读时曾想着把“一砣”换成“一块”。但后来还是佩服诗人高明,只有这个“砣”字,才能体现出陨石的分量,表现陨石的硬度,才能让侵略者心惊胆寒。

再说画面感和故事性。

描意象、组意境、讲故事,是杨秀武的强项。比如陈连升的出生,是陈家的大事,也是山村的喜事,在杨秀武的笔下,这种喜气充盈在诗歌的字里行间,似乎睁眼可见,似乎触手可及:

“九月的阳光/铺设一场巨大的庆典/一首首一听就痒的山歌/一片片一望就兴奋的白云,一山山一指就燃的枫叶/一树树一摇就红的柿子”。

至于史料空白的陈连升在邬阳关的那18年,作者结合英雄原生地的传说和故事,充分调动自己的阅历和识见,写出了英雄生存的土壤,也补充了英雄成长的历程:譬如陈连升,这个沙场老将,东方战神,来自湖北鹤峰邬阳关的乡间少年,或许他曾是山间小溪,他的人生初级目标只是汇入长河,但随着他眼界渐开阅历渐长,他的胸怀一定更为宽广,他的目标也一定更为高远。

但我们真的要感谢杨秀武,感谢恩施这片热土上的英雄写作,让我们重新认识了东方战神陈连升,让我们重新记起了我们的英雄老祖宗。历史的光辉就是新时代的底色,新时代,聚民心塑民魂,当以长歌赞英雄。

责任编辑:刘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