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苏医生的狗年硕果

发布时间:2019-01-02 10:35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佐会 编辑:曹贤炜

陈佐会

年终岁末,循例要盘点一番一年来的收成,我检视自己的谷仓,可谓颗粒无收,徒增了几缕银发而已,真佩服自己的勇气,竟然还可以安然无羞的嬉哈于世。

身边的朋友,不乏硕果累累者,苏医生是朋友中狗年大丰收的代表:医学博士研究生毕业证书/博士学位证书到手、主任医师资格获批、影响因子8.745论著发表,丰厚的科研奖金也即将落袋。春播一粒种,秋收万颗子。苏医生的丰收,是他今年,乃至十数年来,冬夏不辍,晨昏不休挥洒汗水的结晶。

当我衷心的向苏医生道喜的时候,他却对我说,他今年最大的收获不是这些收成当中的任何一项,而是一位老人的一面锦旗和一个鞠躬。

在苏医生20多年的从医生涯中,曾经不止一次受到质疑,甚至指责,也得到过数也数不清次数的感激和颂扬,这次这位老人的表达,显得格外特别,以前,总是治好了病人的病,病人出院时,送上锦旗表示感谢,而这次,竟然不是病人的病被治好了!收到这份情意的时刻,病人正在展开一场从容而悲壮的“转场”。

带给苏医生自我评估为2018年份量最重收获的是吴奶奶,老人家寿届古稀已两年,曾是一名教师,是康爷爷的老伴儿,康爷爷已经于前不久辞世,他曾是苏医生的病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它的年轮,不徇私情的碾过温柔岁月,寿多则辱倒不一定,寿高多病则是颠扑不破的铁律,康爷爷自65左右的年纪开始,高血压、脑出血、痛风、糖尿病、帕金森综合症、阿尔茨海默氏症等等疾病先后找上门来,附上身体,硬生生的将康爷爷拼凑成一本老年病教科书,特别是近两年,小腿肚微循环障碍性溃疡、肺部感染、败血症等老年病伴随症,相继向康爷爷袭来,使康爷爷数度病重病危,三次出入重症监护室(ICU),眼看康爷爷生命的火苗越来越微弱。

孙思邈《千金要方.诊候》上说:“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现代科技社会,匠医医身,圣医既医身又疗心。当今世俗社会,部分聪明医生往往选择性的医能医之病,只有那些忠厚医生愿意接盘,医治不可医之病。

因为如此这般不可完全道明的原因,康爷爷每次原发病加重,每次伴随症突袭,每次病危转安,常常兜兜转转来到苏医生这里。

如果,按照医疗专业的严格划分,康爷爷身上的那些病种,大多都不在苏医生的专科经治范围,或者,也不属于现在专病专治的医院里的其他科室,当然,凡事千丝万缕相关联的哲学,在医疗领域,也不容任何人否定。舒缓医学、临终关怀,是现今老年化社会现实的迫切需求,医疗系统职能设置的缺位,不等于康爷爷风烛残年的需要不存在!

苏医生学科带头人学术水平如斯,苏医生专科负责人医疗技术声望如许,但是,康爷爷对他一次又一次的投奔,他对康爷爷一次又一次的接纳,并不是因为他的医术,而是因为他源自内心的善良。

正如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医学原本如此。有一些接诊,并不是为了治愈;有一些接诊,是明知不可治愈而着力。而有一些求诊,仅仅只是为了活着的时候,少一点痛苦;有一些求诊,仅仅只是为了离开人世的时候,依然拥有作为人的尊严。

伉俪情深莫过于康爷爷和吴奶奶。康爷爷在吴奶奶近10年的坚定支援下,屡次与病魔顽强抗争之后,终于选择了与命运握手言和,在康爷爷/吴奶奶联盟决定放弃平局的时候,我不知道康爷爷对吴奶奶嘱托了什么,我只知道康爷爷尚未临终,载着康爷爷的轿车将要离开医院的时刻,吴奶奶特地来到苏医生的诊室,将一面写着“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锦旗交到了他的手中,并以她佝偻孱弱之躯,向他行了那么一个特别的鞠躬礼,而数小时之后,康爷爷就平静的告别了这个世界。

那面锦旗和那个鞠躬内,也一定饱含着康爷爷对亲人的眷恋、对苏医生的谢意和人生的哲思吧!

今年,苏医生所在科室蝉联省级重点专科、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荣膺州科技进步二等奖,他所领衔团队,捷报频传,况且,年终的各种评先评优活动还在继续,许许多多的荣誉又会接踵而至。

我想,纵然那些金光灿烂的荣耀,能够再度抬升苏医生身份和地位,也一定不能取代苏医生心中那个最珍贵的收获。

物质上的收割,可以肥壮我们的躯壳,唯有精神上的洗礼,才能滋养我们的灵魂。苏医生是否会因为吴奶奶的那面锦旗那个鞠躬,从大医、匠医向圣医蝶变?我们期待着。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