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西屋脊上的“非常父子档”

发布时间:2019-04-04 08:01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付瑞勇 编辑:曹贤炜
“辈分上我们是父子,工作上我们互相监督、互相帮助,是朋友、是哥们儿。”雷坚文说,把“公”字放在首位,小家和大家都和和美美。这对鄂西屋脊上的“非常父子档”,用公心做事,演绎着“父子二人转”的基层故事。

见习记者 付瑞勇 通讯员 刘修爱

“多穿点衣服,下雪有点冷,接近零度了。”

3月22日8点30分,记者前往素有“鄂西屋脊”之称的巴东县绿葱坡镇,采写“非常父子档”的故事。刚上车,一条手机短信弹出来。

3月末了还下雪?在这里扎根,真的需要勇气和毅力。沿318国道盘旋而上,两个小时车程,季节从春穿越到冬。

短信是绿葱坡镇枣子坪村支书雷坚文发的。他是“非常父子档”主角之一“小雷书记”,父亲“大雷书记”雷仕林是绿葱坡社区书记。

两代人一条轨迹:从结缘警察到下村当干部

雪花飘飞,山峦泛白。走进枣子坪村委会,村支“两委”干部正围着火炉看资料、写文件。墙角小桌上,雷坚文正在修改党建促扶贫调研报告。

2018年11月20日,“90后”雷坚文当选枣子坪村支书。“基层就是一个大课堂,人民群众就是我的老师。”除担任村支书外,雷坚文还是驻村扶贫第一书记。

“滑雪场项目落户我们这里,多好的事!乡亲们要支持项目建设。”12公里外的绿葱坡社区,路有积雪,雷仕林与村支“两委”干部、“尖刀班”成员踏雪入户宣传政策,争取征地拆迁支持。

今年50岁的雷仕林曾是绿葱坡镇派出所的辅警。绿葱坡镇“半年不见天(雾大)、半年不见地(雪大)”,雷仕林在高山、大雪、迷雾间执勤,年均处理各类案件、纠纷600余件。

在父亲影响下,雷坚文高中毕业填报了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毕业后却报考了选调生,先后在绿葱坡镇政府、县委统战部工作3年。

几乎同一时间,雷仕林告别警营,被推荐、选举为社区书记。“当警察时办案有法律尺子,当社区干部做好群众工作就要用足绣花功夫了。”雷仕林笑着说。

结缘警察到下村当干部,父子踏上同一条轨迹。“绿葱坡生养了我,爸爸的从警经历感召着我,在这里当村干部值!”雷坚文表示,要走一遍父辈路,用奋斗献礼青春。

父子兵一个战场: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2018年12月29日,在新建的绿葱坡滑雪场,6名专业人员完成首次试滑。5月22日签约,10月28日开工,绿葱坡滑雪场创造了全国滑雪场“当年签约、当年开工、当年试滑”的“巴东速度”。

快速度的背后是慢功夫。作为滑雪场项目协调办成员的雷仕林最清楚,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5个月征地1200亩,涉及54户,工作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雷坚文特意为父亲网购了农村土地承包法、土地管理法等法律读本,嘱咐他背诵、摘抄、做笔记。雷仕林恶补土地征迁知识,在屋场会上活学活用。

2018年10月24日,离开工日仅4天,仍有9户未签协议。这让雷仕林彻夜难眠。“家门口建滑雪场,国家给我们补钱,还造福后代,为什么不干?”小组会上,雷仕林掏心窝子的话,说哭了70岁的陶松桃。陶松桃当即起身发言:“我们再不签字,就是阻碍绿葱坡发展的历史罪人!”

征地拆迁中无一次纠纷、无一次报警,雷仕林则瘦了2公斤。“工作上,爸爸是我的战友,也是我的老师。”雷坚文继承了父亲的拼劲,还用巧劲借“网”办事,刚到村就建立了“枣子坪便民微信群”,发布通知、传达政策。

2018年6月,一场冰雹袭击枣子坪,300亩烟叶绝收,补种的甘蓝、白菜又遭虫灾。雷坚文认识到,自己的第一任务是要安抚民心、恢复生产。他迅速请农业专家到田间指导治虫,免费发放杀虫药和器械。很快,虫害得到遏制,蔬菜恢复生机。

枣子坪是运输煤炭的必经之地,高峰期全村曾有120人买卡车跑运输。在煤炭去产能政策影响下,这批人丢了饭碗,如何走出“煤炭黑”进入“生态绿”?雷坚文把目光盯在产业绿色转型上。

“种烟比运煤长远些,种得好年年有。”九组村民陈盛开拖拉机、卡车运煤16年,现在每年种植50亩烟叶,收入10多万元。据统计,全村发展烟叶1100亩,40余人从司机变烟农。村里还发展药材155亩、芜湖椒30亩,产业顺利实现绿色转型。

为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大、小雷书记各出妙招:绿葱坡社区集镇3公里主街道沿线居民“开门扫地”成习惯,“26名党员+1026名居民”争先创优双培双带;枣子坪村治理200亩河沟打造美丽乡村,每家门前种花种草美化庭院……一对父子兵战斗在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第一线,让老百姓的口袋鼓起来、脑袋“富”起来。

父子有约:胸怀公心,做良心事

在家乡当干部,这个“当家人”怎么当?雷仕林和雷坚文约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贪群众一分一厘,怀揣一颗公心做良心事。

“官小责任大,钱少事情多。”雷仕林说。他干了大半辈子,工资从500元涨到1500元,至今仍在集镇上租房住,儿子结婚时他没帮上忙,老父亲脊椎受伤住院他没能在身边照料,亲人、朋友都觉得他只认工作、不讲感情,但他说:“我很幸福,有一个懂事的儿子!”

前不久,雷仕林还在怀疑雷坚文的孝心。他听说枣子坪村在发放格桑花种子,看见社区居委会大楼前的花坛空着,便打电话找雷坚文匀些花种,遭到回绝。还有一次,雷仕林要在大会上发言,给儿子布置了写材料的任务。“老百姓的事就用土话讲出来,接地气。”他再次遭到儿子婉拒。

两次遭拒,雷仕林有些生气,但有些事让他打心眼里赞赏儿子。“国家搞大建设,土地是最复杂的问题,千万要守住底线、坚持原则。”雷坚文经常给父亲提神醒脑。

儿子为父亲上网买书、讲法律政策;父亲忆苦思甜、传承好家风。“我们虽不富裕,但生活安稳,应该为社会做点贡献。”雷仕林早把儿子当成了朋友。

3月20日,雷坚文犯难了:一条硬化公路穿过村民陈某屋前的院坝,陈某出资硬化了公路以外的区域,却不让车辆通行,一次次调解,陈某同意后却又反悔。无奈,雷坚文请父亲当救兵。凭着做辅警时积累的群众基础,雷仕林入情入理说服了陈某。

“辈分上我们是父子,工作上我们互相监督、互相帮助,是朋友、是哥们儿。”雷坚文说,把“公”字放在首位,小家和大家都和和美美。

这对鄂西屋脊上的“非常父子档”,用公心做事,演绎着“父子二人转”的基层故事。

责任编辑:曹贤炜

热图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