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看点

鹤峰鼓锣山:32名红军战士战至生命最后一刻

发布时间:2019-05-21 08:11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曾维明 编辑:刘艳

全媒体记者曾维明

鼓锣山三十二烈士纪念碑。

鼓锣山三十二烈士纪念碑。

88年前,鹤峰走马鼓锣山32名红军战士浴血奋战,宁死不屈,战至生命最后一刻跳崖,这个故事鲜为人知。

1931年9月9日,王炳南率领独立团与敌在走马南北镇激战失利,三营十二连奉命掩护主力转移。翌日,在九岭头阻击敌军,后撤至鼓锣山陷入绝境,浴血奋战,战至生命最后一刻的32名战士,宁死不屈,砸烂枪支后跳崖,全部壮烈牺牲。

如今,鹤峰县走马镇刚家湾村鼓锣山三十二烈士纪念碑矗立,将32位烈士的英灵镌刻在历史的天空。

鹤峰县走马镇有一座山,其山西、北两面壁立千仞,绝壁绵延数里,远望呈弧形,像鼓又像锣,当地人称为鼓锣山。

88年前,32名红军战士浴血奋战,宁死不屈,战至生命最后一刻跳崖,这个故事鲜为人知。当地文史专家龚光美说,这段历史和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类似,但如此悲壮的战斗却不曾广为人知。

2018年10月27日,鹤峰县老区建设促进会等单位的工作人员驱车来到走马镇刚家湾村鼓锣山红军32位烈士牺牲地,向一些健在的知情老人进一步弄清了当年红军32英烈牺牲的有关情况,还历史以真实。

1931年4月,贺龙元帅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红三军主力转战鄂西北,仅由王炳南率领独立团留守湘鄂边,国民党军队乘机疯狂发动第三次“围剿”。为了拖住敌人,利于红军开辟新的根据地,9月7日,湖南石门团防罗效之部2000多人占据南北镇,以逸待劳,引诱独立团进攻。我独立团2个营对敌发起进攻,与敌激战于南北镇附近的要隘九岭头。几经冲杀,敌人人多火力特强,独立团伤亡惨重。

“不能这样硬拼下去! ”团长王炳南当机立断,命令十二连坚守梅家岭,掩护大部队撤出战斗,向五里坪方向的大岩关、三路口转移。十二连完成掩护任务后,打算沿着山梁翻越大山,向大部队靠拢。十二连是由洪湖根据地游击队改编而成,虽作战勇敢,但不善辨别山势,以致撤至海拔1200米高的鼓锣山巅。该山两面绝壁,仅有的一条连通大山的山梁被敌人两挺机枪封锁。敌人前堵后追,十二连身处绝境,已无退路。连长命令战士们节约子弹(经清查仅有200多发),堆积岩石,准备最后的战斗。

敌保安团长罗效之站在刚被攻占的梅家岭我十二连的防御阵地上,发现面前的红军并非独立团主力,仅是一支打掩护的小部队。

十二连32名战士且战且退,一直退到鼓锣山巅的悬崖边。敌人又一次发起冲锋,9名红军战士牺牲。战斗至9月8日清晨6点左右,剩下的23名红军战士弹药耗尽,但面对敌人的进逼,视死如归。他们将枪支砸烂扔下悬崖,高呼着“红军万岁”,毅然纵身跳下悬崖。第一次跳崖的5人从向家湾方向跳下去,全部壮烈牺牲,第二次跳崖的18人,17人当场壮烈牺牲,仅一人当时存活。

战斗后的第二天,刚家湾一位名叫张腊姐的妇女在鼓锣山下发现了这位幸存者。他当时4肢已有3肢严重骨折,满身血迹,张腊姐将他移到一个名为小围湾的一棵柳树下,给他送了3天饭。当她第4天送饭时,这位伤员因流血过多、无药可医而亡。张腊姐对外地人口音听不清楚,只知道此人叫王玉国,时任副连长,当年24岁。为掩埋处理好烈士遗体,张腊姐回到家后邀一些农协会员将32名烈士分4处进行了掩埋。

为缅怀先烈,教育后人,鹤峰县老区建设促进会经多方筹措,争取资金17万元,当地村民义务投工,于2006年9月8日建成鼓锣山三十二烈士纪念碑。如今,13.2米高的碑身就如同烈士们站立在历史的关山隘口顶天立地,拾阶而上,320级台阶犹如讲述着当年血雨腥风的故事。

鼓锣山已成为老区人民永远无法褪去的红色记忆,成为青少年红色教育的基地,成为瞻仰和祭奠革命英烈的圣地。

链接:鼓锣山线路

从鹤峰县城出发,乘坐到走马的客车,然后租车前往目的地。

责任编辑:刘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