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看点

城南大莫园

发布时间:2019-05-24 09:12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林辉 编辑:向磊

林辉

大莫园在恩施老城南门外,是明代施州籍进士徽州同知李一凤的别业。明兵部主事邹维琏《大莫园记》载,大莫园“北枕狮崖,南瞰清江,左对珠峰,右倚文昌”,算得上当时的一处风景胜地。

出南门南行不足200米,就到了大莫园的正门。大莫园的正门今已不存,取而代之的是2013年新建的城乡街居民委员会。居委会房屋“7”字形布局。正屋南向,七开间四层,黛瓦白墙,红窗朱栏,饰以雕花。侧房面街,三开间二层,为仿吊脚楼建筑。

原大莫园后部为12余亩的花园。花园“平圃一片,江水绕之,”种有奇花异草数百种。花园中间筑一草亭,题名泠然亭。花园如今变成了桃李林中零散的民居,以及新中国成立后占其三分之一而修建的恩施县第一看守所。如今看守所已弃用,变成了椅料加工厂。但烟囱一样六层高的岗楼仍然矗立在那里。如果要寻找一些昔日花园的景象,加工厂内还可以看见几畦早已被人忘却的开着小紫花和小黄花的花台。

花园东边临清江有突起的山峰,东侧悬崖百丈,人称瑞狮岩。山上古木葱郁,其中“幽径一线,迂坳曲折”。沿着这条林中小径而上,到山腰有石洞,石洞中有石凳石桌,可以在其中对弈。上到山顶,也筑有一亭,这座亭子叫作可座亭。如今石洞和亭台俱已不存,但古木依然,加工厂房掩映其中。

5

大莫园正门。(本报恩施图片库林辉摄)

原大莫园建筑群中建有书馆,藏书万卷。

书馆有前堂后室,气象钜丽。登上书楼,只见岑楼周回,远眺山川,可极目数十里,满眼绿色的小丘陵,仿佛碧波涌起的大海洋。回首书馆之内,则“明窗净几,庭草盆鱼”,令人流连。清代《恩施县志》载,李一凤开大莫园的目的就是“以课子弟”。邹维琏在《大莫园记》中写道:“父子兄弟自相师友,读书赋诗此园中,用以绍乎先君清孝先生之传,其意盖已远矣……今日漱流枕石,卧云餐霞,若仙若禅,固此园中事园中人也;异日乘长风破万里浪,补天浴日,令天下骨竦心醉于大君子之作用,亦此园中事园中人也。”

李一凤天启四年(1624年)辞官回到家乡恩施,在南门外开园筑馆,看似隐逸不问世事之举,而其真正的用意却在于继承其父李清孝先生的遗志,希望李家父子兄弟在将来“乘长风破万里浪,补天浴日”,有益于国家。

李一凤兄弟李垣阳在天启七年(1627年)重阳节后邀请邹维琏到园中饮酒赏菊,邹维琏即席赋诗一首:十亩桑闲菊满栽,千年陶令赋归来。餐英味沁孤臣骨,对酒香浮傲吏盃。故苑霜花人候雁,他乡秋色客登台。牛山陨涕痴何甚,笑口观花尽日开。

因骂魏忠贤而被贬到施州卫的朝廷要员邹维琏,因不满明末宦官专权而辞官回乡的李氏兄弟(李一凤字歧阳,其兄弟字垣阳),正是诗中的“孤臣”“傲吏”,他们嘲笑齐景公登牛山流泪伤心人生短促的痴呆,他们见大莫园中凌寒而放的秋菊,就像见到了与奸臣作斗争的自已。他们为之而自豪,于是“餐英”沁傲骨,“对酒”散德香,将个人荣辱与乡情亲情暂且置之度外,同气相求的朋友,一定要在大莫园内咏个痛快、饮个痛快。

大莫园南侧是在大莫园修建23年后南明将领魏怀等修建、兵部尚书何腾蛟作记的武圣宫。武圣宫是明朝忠臣挽救明朝危亡的一个见证,它是李氏大莫园内后来建成的一个唯一保留下来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走进大莫园,明朝末年那些臣子们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悲壮的画面仿佛就浮现在眼前。

大莫园为什么命名为大莫,邹维琏也做了说明:“题园何取于大莫?曰:世间淡然无欲人,即是世间有心人。故曰志伊尹之所志,学颜回之所学。正惟李公游心大莫之乡,因以知其开园本意在此耳。”

大莫,大约指的是庄子所说的“广莫之野”,亦即“大荒”之意。李一凤表面上是“做世间淡然无欲人”,借大荒之境隐居,实则是要做“世间有心人”,在大荒中遨游寰宇,带领家族子弟“志伊尹之所志,学颜回之所学”,以备国家之需。

李一凤开筑大莫园,其用意是深远的。

责任编辑:向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