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端午及其他

发布时间:2019-06-07 13:27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陈明斌 编辑:曹贤炜

陈明斌

我小的时候是没有端午节概念的。

我的父母估计也不知道屈原是谁,更不知道龙舟为何物。之所以我知道有这么一个节日,完全是因为我的生日刚好在端午节前一天的缘故。

印象中,在我成年之前,我家里是从没包过粽子的,也不记得之前是否在别处吃过。经历过大饥荒的人,在吃的方面是最不讲究仪式感的,我母亲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尽管后来日子一天天变好,但除了过年,其他时间她从没想过在形式上把吃的东西搞出点花样来。即使每年过年,最重要的两道菜点豆腐、煮猪头都是父亲完成的。在她的眼里,糯米煮着吃和用箬叶包着再煮了吃是没什么区别的。

1990年,我调到被称为鹤峰屋脊的高原小学,尽管那时刚刚20岁,但我已是有两年工龄的教育工作者了。那时的高原虽高寒、偏远、贫穷,但却充满阳光、朝气和时尚的气息。

上世纪90年代的高原,到处一片兴旺的景象。那时有一个“南羊北移”的实验项目,在高原设有一个种羊站,有常驻工作人员七个,还有中国农业大学的一个博士带领的一个团队在这里搞研究。

虽然学校只有一两个年轻人,但高原却是年轻人的天下。那时,乡党委王书记是篮球发烧友,在天气晴好的时候,他会组织高原的年轻人到学校打球,种羊站的几个女大学生也来观战,这让我们的表现欲更甚,虽然在泥巴场子中搞得满天灰尘,但丝毫不影响我们由此获得的快乐。

我们还曾组织一个篮球队到中营中学打了一场友谊赛,北京来的博士个子高高的,做了我们队长,结果我们完胜。

高原有万亩飞播人工草场,从新西兰引进的绵羊也发展到了四百多头,当看到碧绿的草场中的点点羊群,你会疑心自己到了内蒙古大草原。

种羊站职工的编制在县畜牧局,除了站长是个矮个子中年男人外,剩下六个都是年轻人,大约是有两个女大学生的缘故,他们总是活力四射,时不时还举办一场舞会,吸引了大批周边年轻人前来捧场。

我那时也是每次都要到场的,不过我从不跳舞,因为我没有一点跳舞的细胞,尽管也曾被前女友拉进场几次,但最终还是没学会。有朋友曾笑我,说我们那场恋爱的失败就是因为我不会跳舞的原因,尽管我知道不是这样,但我却无从辩解。

种羊站站长是个老文青,会拉二胡,我常常背着手风琴去和他合奏一曲,种羊站小刘能吹竹笛,有时我们也把他拉在一起,不过他的竹笛吹的很烂,经常制造不和谐的声音,我便常常教他,但貌似他不是很上心,于是作罢。那时的快乐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学校食堂的大师傅唐叔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但他做的饭真不敢恭维,最好吃的一门菜就是蒜苗炒鸡蛋,但不知为什么每次都是盐放得太多,有时甚至令人难以下咽,尽管我们多次抗议,但结果照旧。

直到有一次我起得晚,没赶到早餐,他单独给我炒了鸡蛋,这次却不咸不淡,刚刚好。我奇怪地问他,他才道出实情,原来,鸡蛋每次只有那么一点点,不多放点盐怎么能够保证每个人都吃到一点点呢?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这大约也是一个大师傅应有的智慧吧。

也是在那年,临近端午的一天放学后,一个学生家长来喊我到他家吃粽子。

我很奇怪,在高原这地方还有人包粽子,要知道这里连箬叶都没有。还没到屋,空气里便弥漫着粽叶的香味。到屋后女主人反复强调这粽子是自己包的,请人在中营打的箬叶,反复清洗了的,很干净。客人们都围坐在一个大圆桌旁,中间是满满的一盆刚煮熟的粽子,墨绿的粽叶很是撩人味蕾,每人面前摆着一个盘子,里面有几勺白糖。

那是我记忆里最好吃的粽子了。

商业化时代,是不会缺少粽子的,各种各样的粽子让你目不暇接,完全不需要自己动手。但买来的粽子,怎么吃也吃不出曾经的味道来。

有的人认为是现在的食材不如以前的纯正;有的则认为是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口味变叼了。但我以为,缺少仪式感也是不好吃的重要原因。

今年的端午又快到了,我计划着,是不是自己上山去摘点箬叶,买点糯米,自己包一盆粽子。然后叫上父母,带着孩子坐在桌边,每人两勺白糖,边吃粽子,边讲讲屈原的故事,看看电视里的龙舟比赛。

哦,对了,我还要割一把艾蒿挂在大门上,买点雄黄洒在庭院周围,印象中,这是小时候端午时我父亲做过的事情。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