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忆母亲

发布时间:2019-06-17 08:33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雷敬勇 编辑:向磊

雷敬勇

又到一年母亲节,杯圈之思,油然而生。母亲离开我们十年了,思母之情并未减淡,反而愈加强烈。母亲慈祥的面容定格在那次意外跌落,没有机会告别,只有伤悲和哭泣,没有机会选择,只有生死离别之痛。没有母亲的家,缺乏温度和凝聚力,没有母亲陪伴的青春年华,缺乏勇气和坚强。回忆母亲的点滴,以感恩母亲养育之情,鞭策今后的学习、工作和生活。

忆母亲爱学进取。母亲四岁丧母,十岁丧父,只上过一年学,生活的艰难不言而喻。母亲成家后,从零开始,追求进步,学生产、学持家、学做人,一个没有落下。在九十年代的“扫盲”政策中,识字不多的母亲成为扫盲对象,她没有害羞害怕,而是不耻下问,虚心学习,一边学习《识字读本》,一边与我们同步学习语数课本,通过努力,不仅很快拿到《扫盲证》,而且能读报看报,简单算术。在生产生活方面,母亲总是不断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猪要养得膘肥体壮,庄稼要种得麦穗两歧,饭菜要做得色香味俱全。通过不断的学习进步,经过岁月的洗礼,母亲变得能干、坚强、豁达。

忆母亲勤俭持家。记忆中,母亲总是起早贪黑,忙忙碌碌,努力奋斗,用勤劳的双手和智慧,与父亲一起养育着我们三兄弟。自力更生、精打细算、自给自足是母亲的持家技巧和生活标准。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缝补洗涮母亲样样在行,内外兼顾。七八十年代,家里并不宽裕,为满足生活所需,喂猪养鸡、种粮种菜是母亲的常规生产。

母亲有自己的“加工厂”,自制土豆粉、红薯粉和咸菜,加工干腊食品,提高全家生活质量。她还忙里偷闲,一针一线给全家人做“千层底”,自学缝纫,给我们做小书包,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忆母亲严厉家教。习近平总书记说:“家风是一个家庭的精神内核。”我们的家风在母亲严厉的家教中体现。

记忆中,母亲总是教育我们“走正道,不学坏”,从穿衣吃饭到做人做事,不断规范我们的行为习惯。母亲除了言传身教外,“打教”也必不可少,特别认为男孩“不打不成器”。记得小学一年级,同学不会做数学作业,承诺抄我答案即送量角器,可第二天同学告状老师,说我偷他文具,虽然老师查明情况还我清白,但我还是在放学路上与同学打了架。母亲知道后,不问缘由,先来一次“女子单打”,尔后耐心说教怎样与同学相处之道,如何求学进步之法。

忆母亲厨艺美食。母亲的厨艺小有名气。母亲健在时,回家吃饭是最幸福的事,虽不是山珍海味,但那是母亲的味道。不管是一日三餐,还是家里来客人,她总是变着花样做出可口的饭菜,以杂粮做的主食和私制的几盘咸菜都能让人大饱口福。我十多岁时,在母亲教导下,也慢慢学做饭,母亲做主厨,我做帮手。记忆最深刻的是母亲以土豆为食材,把土豆做得品种多样,炉火纯青,垂涎欲滴,既可当菜肴,也可当主食,特别是土豆锅巴饭、炕土豆和土豆粉粑粑等成为母亲的拿手菜。

劳作小跑的身影、厨房忙碌的背影、两鬓斑白、一颗镶牙,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常出现在我脑海里、梦里,一切全部成为永恒记忆。母亲的进取、勤劳、严厉和坚强一直影响着我,让我有恒心和激情学习进步,有信心和勇气面对生活,有匠心和责任努力工作。母亲永远活在我心中!

责任编辑:向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