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从“状元坟”到“博士村”

发布时间:2019-06-17 08:35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成平顺 编辑:向磊

成平顺

在利川谋道船头寨,有一位远近闻名的土司皇帝,他就是黄中。嘉靖三十三年,龙潭安抚司黄俊因性残暴、好虐人而被朝廷关押,大孝子黄中四方奔走,终以平白草番之功赎父出狱,这成了后来黄中反明的导火索。据明《征支罗记》记载,黄中有6个兄弟、2个儿子、11个侄子,其结寨牛栏坪时,对其声援的还有其亲家覃正秀的长地坪和容美土司田世爵、四川李仲实等割据势力,黄中反叛时所辖范围东抵湖广施州卫300余里,西隅四川万县、云阳、奉节三县300余里,几乎占据了整个鄂西交界地。

1552年,数十万江浙居民为倭寇所杀,朝廷征兵选将,严宰辅忙得一团乱麻,土司之患,朝廷暂时顾不上,一番轻重缓急思虑之后,嘉靖下诏川湖州府,对黄中土司暂时只用和抚政策。于是,黄中立帝之后的最初几年,船山古寨是沉寂的,原本打算面对的腥风血雨没有到来,衙门坪里毫无山雨欲来风满寨的战前气象,船山之顶,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得。皇城古寨如此平和,黄中心里明白,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不久的将来,朝廷缓过神来,一定会前来清算。为了“长治久安”,黄中开启了培养人才模式,效仿朝廷开科取士。

船山二层原有寺,名为鸟经寺,据传为开莲和尚圆寂之地,黄中称帝后,把此寺改为文庙,聘名师,定学制,把孔子木像请进殿堂,效仿中原科举,开科取士,为我所用,于是,古老的船山之上有了琅琅书声。

黄中常于军务之余前来巡视,并钦点了一名蔡氏状元。当地老人讲,这位蔡状元,姓蔡名同松,至今有“蔡同松、坟朝东”的说法。虽然蔡状元于黄中称帝反明时是否有功并无书史记载,但黄中兴教育、重人才的传统被代代留存了下来,今文庙附近有地名“状元坟”,就是蔡状元的墓地。

清同治十二年,龙水文庙改建为义学,沾化雨而沐春风,经陶铸而深涵养,文庙学风醇正,教风严谨,为船山古寨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时至现代,船山古地今之学子享誉川鄂者仍然颇多。

今天的文庙地处船头寨龙水村,整体保存较好,主体建筑仍然留存,背山面水,后靠危崖,前视鸡头沟瀑布,门前古树荫蔽,菜花飘香,置身文庙讲学堂中,眼前恍见黄中庄严巡视之态。

于大明江山而言,小小船山可算是弹丸之地,那这个蔡状元到底有没有含金量呢?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

既是状元,必是第一。《利川县志》记载,自嘉靖三十三年起,黄中与朝廷抗衡十年之久。嘉靖四十四年,朝廷调集数十万兵力围剿船头寨,明军在船头寨重兵围攻数月而不克。

宋代历史上真实的水泊梁山36人起义不到两年就被剿杀,而黄中与朝廷抗衡十年之久,说明蔡状元在当时有记载的十年以上时间跨度里,是唯一或者至少之一。总之,蔡状元在黄中的地界里,是翘楚、是第一。

其次,在集权状态下,状元更具影响力。我们知道,梁山泊因《水浒传》而成名,108将也因《水浒传》而成名,精彩故事同样因《水浒传》而成名。我们之所以记住了那些故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梁山泊是一种集权状态。我们相信,蔡状元的故事在当时集权状态下,一定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第三,勤学苦读的基因被代代相传。《龙水文庙序》(碑)是考查船山清代教育的重要史料。现嵌于教室壁上,长3米,高85厘米。恩进士冉寿益(仁山)撰、吴锡龄书,正楷阴刻,字迹清晰,保存完好。吴衡山又名吴化南,其始祖吴有恒,明洪武时授指挥职,明嘉靖平黄中由南京来支罗,领川饷,受军田,安家官家坪大院子。

据《吴氏族谱》载:“十一年,鉴范仲淹故事,化南公募化四方,创建义学于虎头寨。时天主教初到,是保团首,每剖理一秉大公,奸不得逞,遂谮于教士讼之官,以督吴棠道出利川城,代为缓颊乃免。公与教讼,亲朋为之惶骇,公曰:吾有椒山胆在!遂赴诉。及公免于难,而不肖之徒惭,不以非礼加人。”由此可见,他不仅热心教育,集资办学,而且不畏奸党、洋人,具有民族气节,无怪乎至今还有人记得他。综观文物史迹,查考奇闻轶事,我们不难发现:支罗船头寨今存之多彩文化现象,既有其本民族的传统个性,也有其与外族文化融汇变化的多元性。

由此可见,蔡状元的才德必有过人之处,黄中“钦点”的状元,含金量厚实。近年,利川市政府、市教育局对紧傍古文庙的龙水学校拨出专款,新修了教学楼,当地商家闫雄鹰也为学校捐赠数万元,购置了文体设施,硬化了校园操场,诠释了船山人尊师重教的精神内涵。当地学子也以其勤奋和执着之学风,在全市每年的中、高考中,不断延续辉煌,书写新的高度。当地从商者中不乏出类拔萃之辈,从文者中更是贤人、才人辈出,在当地代代传承,誉满鄂渝。

与“状元坟”毗邻的朝阳村,地处利川市谋道镇与万州市龙驹镇交界处,全村人口2000左右,村境内有历史悠久的船头寨朝阳村大岩洞——穴居遗址。近年来,该村的博士生人数达10人以上,朝阳村被当地人称为“博士村”。2019年1月国家人口统计数据显示,全国总人口约为13.9008亿,具有研究生学位的人才不到900万,具有博士学位的人才不到80万,全国平均数为1750人里才有1个博士生。船山6个村约8000人口,共有博士生30人,其中,朝阳村独占10人以上,是全国平均数的10多倍。

历史不是突兀的,不经意间,我们发现了历史与现实的丝丝缕缕关联,这种关联,表面看起来有些牵强,然而,文化基因的传承,本来就不是一种表象,它是深入骨髓的,最具生命力的。因这样良好的文化传统,谋道在利川各乡镇中独树一帜。这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与长坪一带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传统的文风学风家风有关。于今,长坪初中、长坪小学仍在源源不断地输出大量人才,为这座文化村落继续增光添彩。

而今的船山,寨顶坦荡如砥,仿佛一艘巨轮在崇山峻岭中披荆斩棘。立于寨顶,可见城隍庙的瓦砾、天子殿的残垣、西边的文庙,仿佛听到远古的鸟经寺传来的琅琅读书声,眺望东边的“博士村”,隐隐感觉到,在历史的深处,“状元坟”“文庙魂”留给船山的精神力量,已融入后来人的血液。

责任编辑:向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