瘪嘴老党员“蔡老松”

发布时间:2019-06-19 16:4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邓杰 编辑:向磊

邓杰

“蔡老松”本名蔡松柏,是高罗镇小河村的一名老党员,今年68岁,牙齿掉的没剩几颗,瘪着嘴,说话漏风。因为爱戴党徽、爱做“和事佬”被村民津津乐道,大家亲切地叫他瘪嘴“蔡老松”。

瘪嘴“蔡老松”爱戴党徽

初识瘪嘴“蔡老松”,是2018年2月。作为一名年轻的组工女干部,带着满脑子沉重的任务、一颗好奇的心和一双撒欢儿的脚丫子,来到高罗镇小河村开展精准扶贫工作。记得第一次走进村委会,就看见一个戴着掉漆党徽、瘪着嘴、佝着背、笑眯眯的老人在打扫村公共厕所。村支书向我们介绍,老人是瘪嘴“蔡老松”,已经入党43年。在臭气熏天、尘土飞扬的公厕里,我看到他佩戴的旧党徽在夕阳下一闪一闪的,很是夺目。

1

农闲时义务捡垃圾。陈辉摄

村支书告诉我们,瘪嘴“蔡老松”几乎每天都佩戴着党徽,几十年如一日。最初,对此我很不屑,以为老人爱戴党徽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就好像大姑娘爱戴装饰品一样。去年八月的一天,村子“晏家湾”坡坡上因农夫烧渣子余火未尽引发山林着火,瘪嘴“蔡老松”和驻村工作队员第一时间冲上山灭火。在火势最终被控制时,一个趔趄,衣襟边的党徽被树枝刮蹭掉进了余温仍然很高的火堆,他毫不犹豫的将手探了进去,痛的嘴唇直抽抽……我心疼的直骂他迂嘴里大声朝他喊:“莫烧着手,党徽村委会多的是,回头送你一打”……瘪嘴“蔡老松”似乎没听见,倔强的撅着屁股徒手扒出了那枚被烧的面目全非的旧党徽,用秃噜了皮儿的手颤微微的擦了擦上面的灰,再小心翼翼的戴回衣襟边,高兴的说:“我是党员,这个老伙计不能随便换,有感情了……”

一时间,莫名的泪目,敬意油然而生,是啊,他对多年戴在襟边党徽的珍视就如同对党的深情。可能,一直自诩入党多年党性纯洁的自己,对党徽所代表的意义一直都理解的过于肤浅了。

瘪嘴“蔡老松”是个“和事佬”

瘪嘴“蔡老松”其实很忙,他忙着打理庄稼地里的四五亩阳春(农活),忙着帮村委会干些力所能及的“粗活儿”,忙着上山“护林”下河“清渣滓”,忙着风雨无阻的清扫村子里的马路和水池……但只要是哪家婆媳闹矛盾、兄弟争田坎、农妇之间搬弄是非吵架生嫌隙……瘪嘴“蔡老松”不论手上的事情多忙,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用最大的耐心帮助调解纠纷,“说和”双方,让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几十年来,他走街串巷、上山爬坡,化解了不少纠纷、调和了不少矛盾,攒下了很多好评。当然,在做“和事佬”的过程中,也遭受过很多白眼和非议。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瘪嘴“蔡老松”在调解小河村3组铁厂院子陈姓老人和艾姓老人争“公家地”做“菜园子”纠纷过程中,被陈姓老人大骂多管闲事、粗暴的扔石头,瘪嘴“蔡老松”后脑勺当场流血……

2

义务清理河道。向海艳摄

“家和万事兴,村和风气正,虽然我一把年纪了并不愿‘多管闲事’,但作为一名老党员,就不能袖手旁观,我愿意做‘和事佬’。”这是瘪嘴“蔡老松”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确实,在驻村的430个日日夜夜里,我见过瘪嘴“蔡老松”顶着非议在村民中劝架化解纠纷,见过他带病义务帮村民清理水池、扫马路、掏粪坑,见过他拒绝在村委会吃一顿免费水饺的决绝,见过他每月风雨无阻的按时向党组织交纳3元党费的郑重,见过他赡养八十岁老母亲的细致与耐心……

后  记

从村里回机关上班已经很久了,但我依然经常想起瘪嘴“蔡老松”。印象中,他只上过小学,文化水平并不高,从未对党许下过豪言壮语,也没有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几十年如一日,党在衣襟边、党在心里。我想,这便是一名农民老党员对党最大的坚守与廉政。

责任编辑:向磊

热图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