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看点

常盼案头有报香

发布时间:2019-07-02 09:20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刘亚丽 编辑:曹贤炜
说起报纸,我对它有种特别的情结。小时候,我父亲曾常常在我家乡的报纸发表文章,那时我看到父亲的名字变成铅字,心里有说不出的骄傲。大学时,我选择了新闻专业,毕业后嫁到宣恩,成了原县新闻中心的一名记者。

宣恩县融媒体中心 刘亚丽

说起报纸,我对它有种特别的情结。小时候,我父亲曾常常在我家乡的报纸发表文章,那时我看到父亲的名字变成铅字,心里有说不出的骄傲。大学时,我选择了新闻专业,毕业后嫁到宣恩,成了原县新闻中心的一名记者。

还记得刚去上班的第一天,时任新闻中心主任宋文对我说:“做记者要吃得苦。”“要按照给恩施日报投稿的要求来写新闻,只要把外宣写好,功底就锻炼起来了。” 单位的前辈这么告诉我。带着敬畏和兴奋,我提笔走进新闻世界。那时的我,最先开始学习的便是《恩施日报》。

看到报纸上流畅的文章,我内心充满了羡慕与渴望。但因功底太差,许多题材在我的笔下却难以成型。那时,想在《恩施日报》上发出一篇稿件,实在太难。要么就是标题不过关,要么是内容太空。还记得第一篇见报的稿件《甘当义务音响师》,也是历经许多波折的,第一遍写稿完成后,投稿后等待数天没有发布。带着一些失望,我对比其他人物通讯,找准自己的原因,决定再去第二次采访,回来认真重写,投稿后隔天,在社会民生版见报。

那时,我忽然明白,坐在报纸那端编稿的编辑似乎有“千里眼”,不然他们怎么知道我花了心思,让这稿子见报呢?而在往后五年的记者生涯里,我才明白,报纸需要的就是有心人和花心思的稿件。

尝到了见报的喜悦,我迷恋上在报纸上看到自己名字的感觉。按照日报时政、经济、社会、摄影、文化旅游等版面,我开始有意识侧重版面需求采写新闻。逐渐地,每个月我都能在报纸上看到自己的新闻稿件。从那时起,我有了个习惯: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恩施日报》电子版,从头版开始慢慢浏览,如果能看到自己的稿件,那一整天就格外开心。直至现今,仍是如此。

2016年2月,我由通讯员成为恩施日报的一名县市驻站记者。这对我来说,有了两层意义,一是我的新闻写作有了认可,二是我需要快速提高自己,使自己能够担得上报社记者的称呼。

刚进记者站时,我总觉得多多见报就是最大追求。只要有新闻点,就三下五除二赶紧采写投稿。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投的稿子虽然多,却很难有头条新闻。这时,报社编辑告诉我,我太追求数量,而忽视了稿件的质量。“要把新闻当作自己的代表作来写。”听到这句话,我开始反思自己,确实一味地追求见报率,反而没有沉下心写几篇好新闻。

2017年7月,宣恩开始推行共享单车。社会版编辑彭晓全老师安排我针对这事写一个深度报道。接到这个约稿,我既兴奋又感到压力,我立即让自己冷静下来,列出新闻提纲,然后去城管、街道办采访,稿件完成后自己修改一次。然后传给了彭老师,几天后,日报整版报道。这条新闻也成了当月的“社评好新闻”。

其实,那段时间,我经历了事业单位考试的失利,当时甚至萌生放弃新闻工作的念头。偏偏出巧的是,那个月我的新闻频频见报,其中还不乏重要版面。每次邮递员送报纸来时,还特意告诉我,“今天又有你的新闻呢!”不得不说,这些小小的喜悦悄悄组成了力量,让我找回信心拿笔写稿。

今年3月,县融媒体中心成立,报社驻宣恩记者站的牌子也被收回。其实那一刻,是有感伤的。改革后的第一个星期是宣恩贡茶文化活动,我为此撰写了一篇《茶乡传来春消息》稿件投稿,因为报社的新采编系统,可以随时登录查看稿件流程,下午查看稿件时就已经是一版上版状态,编辑张晓玲老师修改后告知我是头版头条稿件。那一夜,我反反复复地看着这篇稿子,百感交集,泪眼蒙眬。

第二天,稿件见报,是我今年的第一个头版头条。改革后的不适应、茫然全部被这份报纸化解,这时,我是有底气的,因为报社依旧还对县市记者有管理、有考核,对待我们的稿件依旧重视、依旧认真。在我而言,恩施日报更像一个大家庭,每一位编辑和记者都流淌着对新闻热爱的血液,许多人虽从未见面,只要说到是报社的,便如同亲人。

与《恩施日报》相伴3年多,我可能不是最优秀,也不是稿件最多的记者。可却能说得上对《恩施日报》感情最深的记者吧。它支撑我走过低谷,又告诉我必须全力以赴才能迈向高峰!

我想,无论我今后身处任何岗位,《恩施日报》带给我的力量,都会令我铭记。唯愿,自己笔耕不辍,案头常有报香陪伴。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