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专题>>2019>>脱贫一线 践行“四力”

葛藤山中斩穷根

发布时间:2019-07-09 09:04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付瑞勇 编辑:曹贤炜

记者 付瑞勇 通讯员 张安地

新修的过河平板水泥桥。付瑞勇 摄

新修的过河平板水泥桥。付瑞勇 摄

“若要用词来形容咱们村,那‘幅员辽阔’最合适。”6月26日,记者走进巴东县野三关镇葛藤山村,州道路运输管理处驻村扶贫工作队长李正武用一个词描述村情。

在地理版图上,距集镇15公里、平均海拔1000米、国土面积45.62平方公里,葛藤山村站在了“边缘村”方阵。“出行不方便,吃水不方便,用电、打电话不方便。”李正武话中的“三个不方便”,是葛藤山村世代摆脱不掉的穷根子,如“葛藤”一般缠绕生长。

决战葛藤山!一场基础设施补短板战役打响:硬化公路、新建整修砂石路,兴修水利引水铺设管网、治理水患,农网改造、新建4G网站,畅通路网、供水管网、电力通信网,在三张“网”下,小康生活指日可待。

百姓端起“旅游饭碗”

“一年前,村子里老百姓到集镇只能骑摩托车、三轮车,一个来回要三四个小时。”村支书马学刚上任一年,就对村情了如指掌。他开玩笑说,葛藤山名副其实,是长满葛藤的野山。

2017年12月28日,从葛藤山拦腰而过的巴野公路建成通车,到集镇仅需10几分钟,抹掉了“边缘村”的代号。

巴野公路一侧的集中安置点上,16栋洋气新房一字排开,对面配套了16个摊位,中间一条笔直的公路隔开。“住在深山老林,做梦都想不到家门口还成了大街。”10年前,谭志桃从秭归县嫁到葛藤山村,跟丈夫向传颜在不通路的半山腰上艰苦生活。

2018年2月,谭志桃和其他15户易迁户从山上搬到山下,结束了背篓为伴的日子。如今,穿行自然山水中的巴野线成了自驾游线路,谭志桃开了一家小商店,给游客卖水、食物和特产。同时,由于大多数易迁户年龄偏大,没有经营能力,村委会将16个摊位整体出租,16户易迁户坐收红利,轻松端稳“旅游饭碗”。

一条路改变了一个村,沿线农家乐、民宿如春笋涌现,带火了路边经济。在65公里水泥路、砂石路串联下,30个村民小组联成一张网,昔日的“山高路远”变成了眼前的“近在咫尺”。

“两亩地租出去种茭白,一亩年租金300元,还能在基地干活呢。”十组村民屈秀菊收租金、挣工资,称是公路打通了她的财路。路通了,收入门路多了,100亩茭白和2500亩银杏、1200亩茶叶、500亩辣椒、800亩贝母勾勒出一幅葛藤山产业版图。

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目前,巴野公路沿线的1200亩坡耕地综合治理即将开工,3个月后,一层层梯田将成为山村新景。马学刚说,该地区土壤属弱酸沙质土,土层厚、肥力强,气候温和,计划栽种白茶,让荒山一下子变茶梯、茶景,建起一座百姓脱贫增收的“绿色银行”。

吃上旅游饭,村支“两委”、驻村“尖刀班”这样拼盘乡村旅游:茭白田套养鱼虾、挂牌10余棵百年树龄银杏树、办好巴野线上的特产摊位和农家乐、民宿。

“这碗‘旅游饭’是路给的!”马学刚说。

吃水不难,水患不再

最高海拔1600米,最低海拔800米,在葛藤山村,一面面斜挂沙坡上连天、下接沟。如遇到暴雨,山上沙地留不住水,汇集成山洪冲到山下河沟。暴雨过后,又变成“山上旱灾、山下洪灾”。

在贫困户郝光保的厨房角落里,静静放着两只木桶和一根扁担,上面积满灰尘。“以前天麻麻亮,背着孩子,挑着木桶四处找水,装满两桶水往往要走四五里路。”郝光保说,从陡峭山路上摔坏的木桶就有四五只,所幸人没事。

到了饭点,拧开水龙头,清亮亮的自来水哗哗流出,郝光保洗菜、做饭格外小心,生怕浪费一滴水。郝光保和祖辈们的吃水苦难史,去年8月正式结束。

一管清水进农家,兴修水利工程变不利为有利。村支“两委”、驻村“尖刀班”积极争取项目,新建改建水池109口、2200立方米,建成徐家湾等3处集中供水点。同时,州道路运输管理处帮扶资金30万元采购水管,铺设水管入组入户。

山上有水吃了,山下的水患何时休?小地名为“长冲沟”的地方,四周高山、中间盆地,分布近800亩农田,有着“有名的长冲沟,三年两不收”之说。

“以前最怕的就是下暴雨,河沟里水猛然上涨,被淹没的庄稼基本上绝收。”住在河沟边的秦世平种有8亩地,每到汛期,总是提心吊胆。

2018年3月,投资30万元的长冲沟治理工程正式实施,在上游拦河筑坝,与3个消水溶洞贯通,把暴雨引发的山洪导入溶洞。该工程历时5个月建成。通过水量分流,极大减少了长冲沟下游排洪压力。“今年6月21日的一场大暴雨,河沟洪水比往年减了一大半,庄稼没一点受损。”秦世平说,压在心头的水患没了,计划把8亩地全部种上魔芋,挣点钱,早日摆脱单身。

在多沟、多河的葛藤山,老百姓“怕下雨”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怕过不了河”。以前,只能搭木梯过河、拴滑索运物,十分惊险。如今,河沟上的木桥退役,4座水泥板桥上岗。

“水患终于消了,不用再看老天爷脸色出行了。”郑支俊骑着摩托车拖着生活物品,行驶在名为“幸福桥”的水泥桥上,乐呵呵地说。

传输“小康信号”

电饭锅煮不熟饭,一般人都会想到这是到了青藏高原。早些年的葛藤山也是如此,不是缺氧气压低,而是供电不足、电压低。

今年72岁的田延龙讲了一件尴尬事:有一次客人来家吃饭,菜做好了,电饭锅插电一小时,炖得半生不熟,只好放到柴火灶上返工,桌上热菜都成了凉菜。田延龙说,30年前电线拉进了村,电流不稳、电压低,灯泡像萤火虫一样,电器都是摆设。

用电卡口,这是葛藤山老百姓的伤心事。近几年,村支“两委”、驻村“尖刀班”协调电力部门对7个台区进行农网改造,已完成5个台区,用电低压现象基本消除。如今,田延龙买了大功率的电饭锅、电磁炉,同时煮饭、炒菜,15分钟就能吃上饭菜。

打通一个电话,要爬到村后山坡上找信号,“尖刀班”成员高文超回忆当时驻村时的情景:从山脚到山顶,手机信号就从空白渐变成满格。

“通信网络不畅,信息困在山外,小康信号传输不进来。”高文超这样生动比喻。村支“两委”、驻村“尖刀班”争取移动公司支持,在葛藤山六组新建一座移动网络4G基站,全村实现了4G网络全覆盖。

四组村民谭文春的女儿、女婿在浙江务工,过年时才回一次家,“以前,给女儿、女婿打个电话要么爬山、要么趁晴天,运气好打通了,声音却像煮玉米糊一样。”谭文春说,现在的电话想打就打,不再担心地势低、阴天雾大影响信号接收。

一张网传输“小康信号”,葛藤山村在“信息高速路”上疾步向前。“斩断贫困藤,抓住扶贫救命藤,用奋斗向幸福攀登。”李正武说,在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这双翅膀下,葛藤山村在脱贫奔小康路上正奋力迈进。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