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就做一棵树

发布时间:2019-07-12 10:11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刘友春 编辑:向磊

刘友春

父亲不苟言笑,性情平淡,是一位老实的庄稼人。

家里姊妹多,父亲打小孤身一人走南闯北,部队转业后,离开家乡,涌向城市,寻找挣钱的营生,苦累委屈深藏于心,但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坚强正直、生命里镌满风霜的硬角色,就像他那双紧握钢锹的粗硬手指,宁折不弯。

小时候,我和父亲在林间踏青,不小心误碰了马蜂窝,马蜂的刺深深扎进我的手臂,我疼得大哭,却在泪眼蒙胧间看到,父亲的眼睛肿了起来,痛得躬下了身子。我顾不得疼痛,连忙拉住他的手,“爸爸,你不疼吗?”印象中他五官纠成一团,却牵动嘴角轻松地回答道:“男子汉大丈夫,要坚强啊。”我似懂非懂,却铭记至今。

父亲本性勤劳,生活的路子也就更宽一些。小时候,每当母亲因家庭开支面露难色时,父亲总会思忖着法子化解烦恼,但尽管如此,对待子女他却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宠溺。

上初中那年,我喜欢和同学攀比,看到班上很多同学背着流行的书包,难掩内心的虚荣,便回家要钱,他丝毫不顾及我一哭二闹的情绪,淡定地继续着手头的活计,果断拒绝我的要求。

眼看撒泼哭闹无果,我索性横下心来:“不要你的钱,我照样可以买。”从那天起,每天放学,我雷打不动地去村外的垃圾堆捡废铁、拾空瓶,哪怕一颗小小的螺丝钉,或者一片破旧的塑料布,都像宝贝一样捡到事先准备好的口袋里,攒起来去废品收购站卖掉。靠着五分、一角、两角的累积,一个学期后,终于攒够了书包钱。

背上书包,我像打了胜仗的公鸡——尾巴翘上了天,示威似地一遍一遍从父亲眼前晃悠,满心期待他的“质疑”,更堆积了满肚子的倾诉,期待火山爆发般应对父亲的“质问”和“指责”,但他却自始至终不吭声。

我顿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耷拉着脑袋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后来听母亲说,父亲年轻时遭丧父之痛,饱尝生活艰辛,但也体会到了男人肩上的责任,他对我的狠,是对我养尊处优的考验,像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把我当成了一棵树,栽到四季轮回的风霜雪雨里,栽到了春夏秋冬的荆棘丛林中,虽屡遭挫折,却从未被困难压垮。

暮春与初夏交接之夜,时间如爬行的蜗牛,沉寂、迟缓,兀自流淌,我也在父亲潜移默化的教育中慢慢长大。

小时候他教会我“不哭是一种坚强”;大一点他教育我“独立是一种坚强”;参加工作后他告诉我“坚守信仰也是一种坚强”。父亲时常讲他在部队的故事,他说:“保家卫国是军人的信念,不忘初心是党员的信仰,就像一棵平凡而质朴的树,追逐着阳光,却坚定根系的生长。”

父亲爱听收音机,《三国演义》《岳飞传》《水浒传》更是百听不厌,人间的善恶美丑他想得清、看得透,父亲的人生观点深深影响了我。他教育我们兄弟坚守信仰,做一个正直的人,平时下田劳动,哪怕再渴再饿都要忍,绝不偷摘路边的苹果,更不能偷挖别人的蔬菜,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行无愧于人,止无愧于心。我遵循父亲的教诲,路走得一直稳健而踏实。

父训如金,正如他写满沧桑的脸上,每一道皱纹里藏着正直、勇敢、坚强的故事。前不久,父亲打来电话,说想我回家,再听他唠叨唠叨陈年往事。此刻,我想象着自己坐在回家的车上,车窗外,原野上、道路旁、房前屋后,一棵棵、一排排树呼啸而过,耳边回响着父亲的嘱托:“就做一棵树吧,站直了,就别趴下!”

是啊,风总会吹过田野,不如就做一棵树,根在土里安详,叶在空中飞扬,笔直的干、笔直的枝,用没有悲伤的姿态守望田野,站成经典的永恒。

责任编辑:向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