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一缕烟火味儿

发布时间:2019-07-12 10:12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朱宪梅 编辑:向磊

朱宪梅

六月的小山村,天气沉闷得跟热带一样,潮湿、闷热,有点在蒸笼里的感觉。这雨酝酿好几天了,今儿终于倾盆而下。

看着窗外的天,雾霭沉于山脊,雨激烈而又灵动,在天地之间,潇潇洒洒。

只是可惜了那些花儿。玉兰俏立枝头,正含苞欲放,清淡的香味随风飘散,便像那含羞的少女一般明媚可人。

坐在窗前听雨,泡一杯香茗,浓郁清香。其实我更喜欢温软的红茶,色泽纯正亮丽,若用女子作喻,便有一种成熟、温婉之美。而白开水无色无味,就差那么一点儿滋味。

好比生命里的某段时光、某个人。我们所有的经历,无法评判它存在的好与坏,却能从中获得快乐或悲伤。一如窗外的雨声,听起来像悠扬的歌声,亦像悲怆的呜咽。

以前的下雨天,喜欢以一部电视剧作陪,累了就蒙上被子做梦。一个人的时光变得有些像阿Q。现在,一个人,一杯茶,度窗外的世界,生命像一枝独立于尘世的花,脱俗。

梅雨季过后,用新鲜的杨梅、晶莹剔透的冰糖,加52度的包谷酒泡制三四个月,待颜色渐渐红润起来,味道从辛辣趋于柔和。陈得越久,口感越好,轻轻抿一小口,在舌尖停留片刻,有杨梅的酸甜,也有酒的烈性,让人生出执念来。

我不喜欢饭桌上的酒,也不喜欢人影喧哗的酒。喝酒喝的是一种情绪,一种心情。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再多,就是一种烦恼。

人生没那么多应酬。有一句无一句地释放生活的情绪,快乐或悲伤,一口一口下去之后,还可以泪眼相对望着彼此,温馨而美丽。

此生有你,此生有酒,于天地之间相遇,笑没于尘世之外。

喜欢一个人的行走。在沙漠之中、草原之上、深山之巅、峡谷之腹、滩海之岸。一个简单的行囊,装满期待。将自己置于绝境,寻那一丝光明,抓那一缕生的希望。不混迹于人群之中张扬跋扈,去一个少人烟的地方流浪,兀自寻欢。

当你从山谷之底爬上顶峰,嗅到那缕清凉入肺的新鲜空气,心中的那份愉悦便充斥着每根神经;在一望无际的乡村田野偶遇一池荷绽放,被那浅浅的香氲围着,自在而安详;在高原上被一席黄沙淹没,那泥土的芬芳让你入坠云端,像一只自由的鹰,欢呼着、翱翔着。此情此景,尘世于你,皆是浮云。

没有观众也没有看客,可以看清自己的每一丝情绪、每一块骨架,流动着的每一滴血。生命如果是一首歌,旋律舒张自由,有的高昂亢奋、有的低沉忧伤、有的平缓轻散,无论哪个时段,都是一种美丽。

每到节假日,父母会颤颤巍巍地给我们做饭吃,让兄妹五人一大家子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吃顿饭,享受一家人围在一起的快乐氛围,他们才感觉安心。

对于美食我从不厌倦,也从不独爱某种食物。凡是土地生长出来最原始的食物,我都喜欢。西餐糖太多、中餐肉太多。还是乡村农家饭菜最好,简单而又美味,只用最原始的调味品。

小城虽小,吃的东西从来不少,品种繁多,名目齐全。第一次把鸡汤炖出味道来,是父亲75岁生日的那天。

那天刚刚有空,向朋友求救,不过还好,现学现做,居然还不错,父亲直呼好喝,大概是我很少给他们做饭罢。

父母在,家就在。我愿开开心心守着他们、陪伴着他们,做一个温暖的人,如此便好。

责任编辑:向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