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日报》,改变了我的人生

发布时间:2019-09-11 11:21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周书富 编辑:刘天嗣

周书富

我读高二时,母亲身患癌症,家境贫寒的我被迫辍学。一是为家里减轻负担,二是能更好地照顾母亲到恩施、宣恩的医院治病。一年后,母亲不幸去世,因债台高筑,我再也没能返回学校,只好去浙江打工。没有技术,加上自身的残疾,工厂不好进,于是被迫跟着熟人在浙江乡下的泥工队做挑水泥、运砂石的建筑小工,冬天冻得手足皲裂,夏天晒得汗流浃背,劳累和繁重还不算,最主要的是工资不能按时发放,有时还要拖到次年。在外闯荡数年后,2000年,我只好返乡,来到恩施讨生计。

初来乍到恩施,我买了一辆三轮车与老婆捡破烂,收工后偶尔看看废品中的报纸。

老婆见我看报经常挖苦我:“唷!才进城几天就看起报来了,一个捡破烂的,穿得像个灰老鼠,装么子文质彬彬!你怎么看报纸,也只是个收破烂的!”

有一天,我去州永恒人才公司收报纸,见到工作人员在写招聘信息,我问他我能否写一张玩玩,这名工作人员欣然同意。我就拿起毛笔写了十来分钟,正从门前路过的一领导看到陌生的、还是用左手写字的我,由衷地说:“人才人才!了不起,了不起。”

随后,他把我叫到办公室与我攀谈。我没想到,这张不起眼的海报竟被他看上了!这名领导认为我是农村来的,肯定吃得苦,问我愿不愿意在他公司上班。我欣然同意。

上班后,每当写完当天的招聘海报,我总会翻阅《恩施日报》,并逐渐有了尝试写稿的想法。有了可写的点子,我总要琢磨很久,然后认真写好再邮寄到报社。一次不行就两次、接二连三,终于在2000年10月24日,《恩施日报》刊登了我的处女作《红庙小学小路安全不可小视》,我至今还记得这篇稿子的编辑名字叫张明。当第一次看到毛稿变成铅字时,别提我有多高兴,我得意地把报纸拿给同事们看。

领导也表扬我,“公司成立以来,还没有人能写稿上报纸呢!老周是我们的骄傲!”

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后来,州人才中心将永恒人才公司收购合并后,我常常将单位的工作亮点、业务写成新闻投递到报社,见诸报端的稿件也越来越多,加上我写的海报字也漂亮,这使新任领导对我另眼相看。他多次在会上说:“我们单位那么多大学生,也写几篇新闻看看嘛。”

再后来,由于网络兴起、电脑普及,我自学电脑打字,又研究写作,还多次参加报社组织的新闻写作培训。这时,稿子再不用手写后寄送到报社,而是发送电子邮件。

由于我踏实勤奋,2004年,州人才中心聘任我为综合管理部副部长(相当于办公室副主任),专门从事文秘、宣传、行政等工作。因工作出色,我几乎每年都被评为“先进个人”,我还多次被恩施日报社评为“优秀通讯员”,而我这“白领”工作也一直干到现在。

每当我的稿子发表在《恩施日报》或征文获奖后,朋友们纷纷致电祝贺,有的还常常向我请教。

这一路走来,我真的感谢《恩施日报》,受《恩施日报》的启迪,才使我从一个收破烂的人走上如今的工作岗位。作为忠实读者和通讯员,我衷心祝愿《恩施日报》越办越好。

责任编辑:刘天嗣

热图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