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教育>>学生习作

我最敬佩的老师

发布时间:2019-09-12 09:29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罗文乔 编辑:刘天嗣

恩施晚报小记者罗文乔

朱老师,是我的第二任小提琴老师。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给我们推荐了他在央视的表演视频和图片。我当时就想,一个人能凭自学,从不懂到专业,太了不起了吧!

我第一次学小提琴的时候还在读幼儿园,当时老师对我主要以启发兴趣为主,因此我的动作不太规范。朱老师从持琴、握弓、唱谱、打拍子,一样一样来教我。

夏天,我们在一个闷热的小空间里学琴,朱老师年纪大了,不能吹空调,汗水湿透了我的衣背。好几次,我都想打退堂鼓,可看见满头白发的朱老师一丝不苟地拉琴伴奏或是唱着谱子,我又开始不好意思了,心想:朱老师年纪这么大了,有这么大成就了,还能这样吃苦,我也应该再努力些。

朱老师在教学态度上一丝不苟,在教学方法上也总会动脑筋想办法。我持弓的手法不标准,手指立不起来,朱老师不停地纠正我,他用手握着我的手,可只要他一松手,我拉着拉着就又忘记了。突然,他灵机一动,叫我去找个一次性塑料杯子。我很纳闷,要杯子有什么用?他叫我手心握着塑料杯子再持弓,这招还真管用,慢慢地,我的手形就纠正过来了。

朱老师是个特别有心的人。他看我不愿意练琴,就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每天把琴夹在脖子上,磨得好疼,拉多了手也酸。他笑着跟我说:“那要吃苦,你看我手都起茧了。”他找了块布垫在琴托上,这样确实舒服些了。有天晚上,我和妈妈正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突然接到朱老师电话:“我这里有个学生家长在网上买了块皮垫子不错,绑在琴上就不疼了,我给你留了块,你要不要。”原来,我的事他一直记在心上。

几年来,我风里来雨里去,坚持学习小提琴,怀着对朱老师的敬佩在小提琴之路上不断成长。

责任编辑:刘天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