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又到一年中秋时

发布时间:2019-09-13 14:08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黄爱华 编辑:丁琼

黄爱华

中秋节在中国传统节日里,算是最浪漫多情的,有皎月映照,有桂香萦绕。而圆月里那颗永伐不倒的桂树,注定了中秋的月亮是无与伦比的。

桂花开在八月,她从李清照婉约多情的词里款款走进八月天,“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处冠春秋”,刹那芳华,成就桂花最完美的绽放。

“暗淡体黄情迹远”的桂花,在风轻云淡的八月天,留一种悠长而绵延的香,历来被人吟咏、歌颂。桂不朽,词不朽,人不朽。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词人举杯对空遥问月,千古一腔心事都付月。明月寄托着人类一切美好的愿望,对月喃喃许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心愿,任何时候的明月,都没有中秋这天的圆,美得让人动情。

中秋夜最美的,莫过于一家人在月下团聚。到了这一天,无论你有多忙,路有多远,都要赶回家,过中秋节,这是人们寄意于“月圆人团圆”的美好。

我是最爱过中秋的。小时候,中秋节的前两天,外公会拄着拐杖,来到我家,接我们去过节。那时,已近70岁的外公跑一趟,一来一回,差不多要一天的时间,我们常常将外公送出去好远,仍舍不得回家。

中秋节这一天,母亲早早地给我们梳洗打扮,到几十里外的外公家过中秋。山路弯弯,姐妹们一个个欢呼雀跃,走得腰酸腿疼也不觉得累。路上,遇到来来去去回家过节的人,尽管大家互不认识,也会彼此打一声招呼“回家过节吗?”“嗯,回家,回家。”山风呼呼,草木摇摇,一派欢喜之态。翻过数不清的山坳,远远地,便看见外婆倚在木桥上,手抚额头,望着我们,生怕漏掉了姐妹中的谁。

吃完晚饭,一大家人坐在场坝中间,大口吃着石榴、月饼,然后听大人们讲故事。最爱听的,莫过于“守天门”,那些神奇的故事在外公捋着的胡须里娓娓道来。传说在农历八月十五的晚上,天上的各路神仙会打开天门,察看人间有什么心愿未了,若人们守到天门开,要立马告诉神仙,自己的心愿,神仙会替人们完成心愿,只是开天门时声音很大、时间很短,一般人还未反应过来,天门就关了。

外公端坐在太师椅上,手抚长寿须,呷一口茶,慢慢悠悠地给我们开始“摆经”:从前有一位老婆婆,家里很穷,没吃的,她很饿,想找点吃的,于是,就等到八月十五晚上开天门,等到半夜,忽听天上“轰隆”一声,老婆婆一抬头,只见满天的花花绿绿,她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就指着自己的嘴给神仙比划着,意思是她想要点吃的。

第二天醒来,老婆婆却长了一嘴白胡须,原来神仙会错意了,以为她想长胡子。

外公讲故事时,我们就坐在场坝里,明月朗朗,整个村庄罩在月色里,桂花在夜色里静静绽放,朦胧而幽香。远处腾起夜雾来,薄薄地、轻轻地,如纱似烟,天上都是碎星子。

这是我记忆中乡村的夜晚,它珍藏在我的脑海深处,散发出独特的魅力。至今我自己都不明白,我对乡村的夜晚为何那般钟爱,超过任何场景。

意犹未尽的我们总是缠着外公讲故事,一个又一个,外公拗不过我们,只好给我们讲着:从前有个人,守天门守到半夜,天门还未开,便想,趁天门还未开,去弄点棕打双草鞋穿,于是他就去偷别人的棕,正爬到棕树的半中腰,听到一声巨响,抬头一看,天上红的绿的到处飘,他以为自己偷了东西,天神要惩罚他,吓得从棕树上掉下来,晕了过去,等他醒来,天门早开过了,他什么也没得到。故事讲完,外公又起身忙别的事了。

这些神话让我们惊奇得不得了。心里暗暗替那老婆婆不值,都守到开天门了,怎么会说不出话来呢,太可惜了,便也想等到开天门,可又怕像那位老婆婆一样,被神仙会错意了,长一脸胡子;不守吧,“天门”里的东西又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便决定,搬一条长板凳,睡着守。心想,开天门时不是声音很大吗,肯定能被惊醒。于是,把自己想要的东西默默记下来,只待“天门”一开,就喊出来。

但事与愿违,往往是一觉醒来,早已被父母抱回床上,天也大亮。一直都未曾守到“开天门”,小小的心里有些遗憾。自此,“守天门”成了童年最大的一个梦想。

当然,“摸秋”也是中秋节的重头戏。“摸秋”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是最大的乐趣,平时在哪里看到了瓜果,暗自记下来,等八月十五“摸”回去。那天到来,我们草草吃完晚饭,偷偷摸摸地来到地里,将早就瞄准的花生、板栗、石榴等一股脑装进背篓。

不过,有“摸秋”,就有“守秋”,稍微贵重一点的东西,别人家就要“守”,我们去“摸秋”时,大人看到我们只拿点瓜果蔬菜啥的,也就不大在意,佯装撒一把土。

而关于月亮,民间有一种传说,就是不能用手指着月亮,因为那是对月亮的不尊敬;如果用手指了月亮,就要急忙转指到其他东西上,比如南瓜、树木、花草等,意指是这个东西指了月亮。不然,半夜里就要被月亮婆婆划破耳朵。

在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我们当然是不信邪的,于是背着父母偷偷地指一下月亮,然后用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耳朵,连睡觉时都捂着,第二天早上醒来,马上摸摸自己的耳朵还在不在脑袋上,一阵侥幸。这些传说,伴着我们有趣的童年,幻化为成长中绚烂的风景。

匆匆数年,随着外公外婆的去世,长大后的我们不再去外公外婆家过中秋。

我们家的那棵桂树还在,年年花开。而我,已记不清错过了多少桂香与月圆的日子。

年少无忧的岁月一去不返,剩下的只有被时间打磨的沧桑和疲倦。想起当年,父亲健在时,无论过什么节日,都要给姐妹们打电话,“接”我们回家过节。如今,母亲已至古稀,她的儿女们也各自成家,相聚渐少。当年的外公外婆,是怎样思念着他的儿女归家,如今的母亲,就有多少个月圆的日子,站在村头,期盼儿女回家。

也许多年后,满头华发的我也将如父辈那样在月圆之夜盼着远方。

责任编辑:丁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