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看点

春风化雨的精神灌溉

田开林《寓言故事集》序

发布时间:2019-10-18 10:14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杨秀武 编辑:丁琼

杨秀武

寓言作为文学体裁的一种,它说事寓理,受众面极广,尤其是贴近青少年读者,直接影响和引领他们的精神生活。而今喜爱读寓言的人很多,但创作寓言的人却少。

田开林先生的《寓言故事集》,以浅显易懂的方式形象生动地讲述着动物与动物、物件与物件的精彩故事,高屋建瓴地妥善处理文学与政治、个人与社会、现实与历史的关系,将精深的道理融化在精彩的故事之中,在春风化雨般的循循诱导下予以清晰地灌注。我读完这部手稿后,直接放到了读小学五年级的外孙的床头,我要他每个双休回家后读一至两篇,外孙爱不释手,在写作文时居然还引用了相应的寓言故事。这个例子充分佐证这部《寓言故事集》,实在是一本青少年的优秀读物。

我这样做不只是充盈他的童年,而是让他透过好玩的故事在心灵深处播下真善美的种子。当代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经济、科技、文化诸方面迅速发展,个人和群体特别是青少年丰富多样的内心世界,迫切需要清醒地认识什么是正确的理想,怎样树立积极向上的人生观。这也是田开林先生写作的思想、精神和情感本源。

实在难以想象,这样一本好书,竟出自我州一个年过八旬的老作家之手。但细细琢磨,又是理所当然。田开林先生是恩施当代文学的亲历者。1964年,他在《长江文艺》配评论发表短篇小说《新队长》,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于1965年作为恩施的唯一代表参加了全国青年作者创作会议。这此经历使他懂得了文学工作者的责任。后来他当报社社长,中共恩施州委常委、州委秘书长,在繁忙的工作中,仍笔耕不辍,坚持业余文学创作,在《民族文学》等知名文学期刊发表了大量好小说。退休后,他不仅一如既往地关心关注恩施文学创作的发展,还老骥伏枥地参与文学创作。为写民族英雄陈连升的长篇报告文学,他通读《清史稿》及鸦片战争的部分资料,不顾年老体弱到广东虎门沙角采风并体验生活,在稿纸上一笔一画写成了十多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民族英雄陈连升》。当他把文稿送到打字店打印,打字员都惊呆了,感叹道:一个字一个字地写这么长,标点符号这么规范,甚至连稿纸都没有一丝褶皱,第一次看到!

我以为,田开林的这份认真,已不仅是治学的严谨,更是对英雄的崇拜、对文学的敬畏、对文化的担当。《中国报告文学》2017年7期全文刊载了这部报告文学,这是我州报告文学进入21世纪以来的一座高峰。

我写下这些有关田开林先生传记式的文字,其目的是想说,田开林先生与我省一生致力于寓言创作的凡夫等作家不同。他在工作之余和退休之后,完全可以干别的,可为什么要用大量的精力来写这部《寓言故事集》?因为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寓言,需要寓言去穿透历史,需要寓言去呈现时代;需要寓言去抒发胸襟,需要寓言去烛照世界;需要寓言去仰望星空,需要寓言去俯贴大地。寓言既是琴棋书画诗酒花,也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寓言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也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我是这样来理解田开林先生的。

论年龄,田开林先生是我的尊辈;论写作,田开林先生是我的导师;论关系,田开林先生是我爱戴的领导。田开林先生要我为本书写点小文字实在是惶恐不安,我在精彩的寓言故事前面写上这些稀烂的文字,也叫序。

责任编辑:丁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