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爷爷和他的村庄

发布时间:2019-10-18 10:27 作者:匡乐成 编辑:丁琼

匡乐成

我的爷爷生前是老家建始三里煤炭沟村年龄最大的党员。家乡的人十分感念他,因为村庄七十年的巨大变迁,和爷爷的一生密不可分。

爷爷是在睡梦中安详而去的。那天早晨他像往常一样上山捡柴,在火塘烧水泡茶,午睡后就再没有醒来。

按照爷爷给村党支部和孙辈们的遗嘱,丧事从简,只是以党支部名义开一个简短的追悼会。那天,远近的乡亲们自发赶来为他送行。开追悼会时,许多人和我们一样,泣不成声。送爷爷上山的凌晨,为他送行的人绵延好几里地。下葬的那一刻,竟然下起了小雨。

爷爷一生的故事很多,仔细翻阅爷爷生前留下的文字,深深感受到爷爷平凡的一生饱含着许多不平凡。他曾在八十岁时把自己的一生概括为五个字:苦、甜、愁、乐、福。回顾他的一生,这五个字准确而传神。

爷爷是我们匡家这一支从重庆巫山迁徙到湖北建始的第五代。五六岁时,他的父母就去世了,由其祖父和姑姑抚养长大,他很小就体味到人世间的“苦”。

爷爷的祖父是个能干又有远见的乡贤,尽管家里并不富裕,但他坚持让爷爷读了六年私塾,后又送到乡里的小学读到毕业。爷爷算得上村里的秀才了。

抗战时期,一大批工厂和学校迁到恩施。爷爷在纺织厂当了一年学徒工。这一经历对他一生影响深远。抗战胜利后,爷爷又继续读了一年私塾,并自己开设了私塾,当了两年私塾先生。

新中国成立后,爷爷积极投身各种活动,宣传新政策,组织扫盲夜校,成立文艺宣传队,很快就成为远近闻名的青年才俊。在被委任为管财粮的专职委员,成为一名基层干部。家里有一张爷爷那时候的照片,脸部轮廓分明,双眼明亮有神,洋溢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气质。爷爷回忆说,这是一段很“甜”的岁月,虽然辛苦,但充满朝气和激情。

再后来,他被取消干部身份,回家务农。肩挑背驮、插秧薅草、犁田割麦,任劳任怨,样样是能手,挣的工分在队里名列前茅。回忆这一段苦日子时,爷爷不止一次教导我们要记住那些在我们家落难时施以援手的人,任何时候都不要忘恩负义。

爷爷也“愁”乡亲们过不上好日子。由于老家属于不通电、不通路的高山,农民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顿肉,家家户户全靠卖粮食换一点油盐钱。这样的苦日子爷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多年积累的经验和才干,使他成为改革开放初期改变乡村贫穷落后面貌的中坚力量。新成立的大队党支部请爷爷出任大队会计并负责村办集体经济,他毫不犹豫答应了。

那时候我还小,印象中,我们家的火塘就成了会议室,饭堂就成了大队的食堂之一。爷爷想把耽误的时间补回来,一心扑在村里的事情上。在纺织厂工作过的他深知,有了电,老百姓生活才方便。为此,他多次跑到县里,向上级反映村里的贫困现状,希望能立项把电拉到村里。

爷爷用了将近大半年的时间,天天爬山头、到田头,和技术人员一起勘察路线,组织乡亲们抬电线杆、变压器,拉电线入户。那时我奶奶刚去世不久,父亲要参加繁重的劳动,母亲每天要做饭招待施工的技术人员。记忆中,那大半年时间家里堆满了各种物资,每天人来人往,大家虽然很辛苦,但都很兴奋。

终于通电了,几代人居住的黑屋子被照亮的那一刻,乡亲们兴奋激动的场面,我至今记忆犹新。

通电的大事完成了,爷爷又和大队党支部商量发展产业,提高乡亲们的收入。

老家的地理气候非常适合茶叶和烟草生长。听说鹤峰县的茶叶产业发展很好,爷爷自费去学习,回到村里,就动手规划茶叶产业的发展。在他的动员组织下,大队的密植免耕茶园和茶叶加工厂迅速发展起来。除此之外,大队还发展了白肋烟产业。我们上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是爷爷和父母含辛茹苦加工茶叶、烟叶换来的。

那时的老家,加工粮食基本还处在手工阶段。水稻去壳要用古老的舂米设备,玉米磨面、小麦磨粉,都是手推大石磨。爷爷决定引进一套粮食加工机器,开办粮食加工厂。由于村里资金不足,爷爷就采取股份合作的模式,说服经济条件较好的几家人一起投资,他自己也入了股,加工厂就开在我家院子旁边,磨面机、压面机、脱粒机、粉碎机一应俱全,爷爷还向技术人员学了使用方法。机器轰鸣,震耳欲聋,古老偏僻的山村有了现代化小作坊,闻讯来看稀奇的乡亲感慨,再也不用费时费力去推磨了,也不用翻山越岭背着粮食去集镇换面粉和面条了。

1985年爷爷再一次加入党组织。从第二年起,他年年被评为优秀党员,爷爷对组织给予的荣誉很珍惜,他卧室的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奖状。这期间,我大哥从师范毕业到县城小学当老师,二哥也在乡里工作了,我到北京读大学,家里的经济情况开始好转,这是爷爷用“乐”字总结的日子。

忙碌了几十年的爷爷,对村里的发展继续保持着热情。他处事公正,乐于助人,乡里乡亲家里有红白大事,都习惯请爷爷去担任主事,负责统筹协调,是远近闻名的好“都管”。

爷爷爱学习。从年轻就养成的读书看报习惯伴随他一生。受到他祖父的影响,爷爷对我们几个孙子的教育非常重视,经常过问我们的学习情况。

爷爷把早起和勤劳、整洁的习惯保持到了一生的最后一天。每天清晨,他都会起来很早,打扫庭院,收拾好火塘,点火烧水泡茶。而他的房间,始终保持着整洁有序,从不零乱,爷爷用“福”总结自己的晚年生活。

爷爷是村里少有的见到了玄孙的老人,实现了五代同堂。他的晚年,由我的姐姐给他养老送终,我和大哥坚持放长假就回老家看望他,每年除夕之夜,他会主持祭拜祖辈;吃团圆饭时,他会发表精心准备的新年贺词,是我们家除夕的重要节目。

去年国庆长假我回老家,有一天爷爷很有兴致地要带我到村里转转。

我们挨家挨户走,村里的青壮年劳力大多都出去打工了,留在村里的都是老人、孩子,爷爷挨家挨户问问情况,关心在外务工的后辈们。走在村里近几年修通的公路上,爷爷指着一座座乡亲们新修的房子,给我历数从1949年至今增加了多少家,对村里的变化如数家珍。我想,爷爷从那时起就在为这个村服务,接近70年,熟悉村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他是这个村庄的守护者、建设者。随着人口的流动,今后像爷爷这样的村庄守护者也许会越来越少了。

爷爷把一生都献给了村庄的发展,他无比忠诚于这块土地和这里的人们,他无私的付出得到了全村人的尊重;他几十年如一日的付出使得村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爷爷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他始终保持着朴实的农民党员本色,勤劳一生,与人为善,乡亲们用“好人”这一高度浓缩的词汇深切地缅怀他。

责任编辑:丁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