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原创空间

北行路上的乐

发布时间:2020-05-13 11:50 来源:恩施新闻网 作者:喻莲 编辑:刘艳

喻莲

战“疫”硝烟逐渐散去,我们一行四人前往湖北赤壁、江西九江、河南安阳、河北饶阳等地,看望在恩外地干部职工的父母。带着组织的关怀和领导的关爱一路北上,路虽远,心安乐。

国泰民安乐

抗疫是走访和闲谈中不可能会被绕开的话题,大家说得最多的就是幸好我们在中国,只有中国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控制疫情,只有中国人才能享有这么好的医疗条件。大家都希望能国泰民安,而且为了这个美好愿景,家人们不约而同说了同样的话。胡铭同志母亲说:“国泰民安我们就心满意足了,只望胡铭工作好。”永太同志父亲说:“自古忠孝难两全。好好工作,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安慰。”松杰同志父亲说:“好好工作,要对得起领导的培养和信任,家里不用操心。”思恩同志母亲说:“最大的要求就是希望思恩好好工作,把家庭搞好。”一路北上的所见,也是我们对国泰民安最直观的感受。四通八达的交通物流网,让我们可以在6天时间里跨越5省8市。穿行不止的满载货物的大拖车、大货车,甚至因为车流量过大,让我们遭遇了数次堵车。如此庞大、便捷、繁忙的交通运输条件是世界一流的,让很多国家和地区不能企及,只能望而生叹。路边高的矮的细的粗的烟囱大部分开始冒烟了,远远一看就知道工厂恢复生产了,人们又从抗疫一线转战生产一线。一路北上,跨过长江也跨过黄河;越过高山也越过平原;路边有高压输电线,也有风力发电机,远处还能看见光伏发电场;路过了大水库,也看见了南水北调主干渠……这些不都是国泰民安强有力的印证吗?

家和万事乐

第一站到了湖北赤壁,见到了张思恩同志的母亲。阿姨一个人在县城务工,在她略显简单的房间里跟我们讲起思恩兄弟两人,说到疫情期间思恩去村里做防控工作,一双鞋湿了烤、烤了穿,鞋子都穿坏了,弟弟就把自己唯一的鞋给哥哥穿,说到这是兄弟两人在家里度过的时间最长的春节,满脸都是幸福高兴的神情。第二站是在江西九江看望胡铭同志的母亲,当讲到家里的亲朋好友为了让孩子放心,平时对独居的自己贴心照顾时,我们也仿佛能看见一大家子人在屋子里其乐融融的场景。第三站是河南安阳汤阴,松杰同志的父母家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他家接通了松杰的视频通话,阿姨嘴上说着“每天都发视频没啥好讲的”,但看见儿子出现在镜头里,立马开心地笑个不停。弟弟们说起哥哥,个个赞不绝口,可见这个哥哥的确是弟弟们心中的好榜样。第四站到了河北饶阳张各庄,李永太同志的父母、爱人和嫂子用一大桌道地河北菜款待了我们。伯父还特意为我们介绍了屋里挂的一幅字,手书毛主席的“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所到这4个家庭,无论人多人少,无论条件背景,家人之间互相思念牵挂、相互支持理解,这种“家和万事兴”的情感氛围令人心向往之、乐在其中。

路远苦中乐

第一苦是路途遥远颠簸苦。这一路北上,我们经过了湖北、江西、河南、河北、山西5个省份,6天行驶里程4700多公里,国道省道县道乡道村道都走过了。路线路况都不熟悉,就算开着导航边走边导,我们还是走错了3次路,幸好偏差不大及时纠正。第二苦是敏感时期赶路苦。不敢随意在服务区停留,每次都是到了车辆必须要加油了,我们才在服务区用最快的速度吃个方便午饭,加油,上厕所。全程戴口罩是必须的,还在上车之前互相喷酒精,做好消毒防护工作。第三苦是管控太严协调苦。各省对疫情防控的政策和程度都有差异,为了防止出现无法入境、入住或被隔离等情况,我们尽可能提前联系。中途有一次,我们先后联系了周边6个城市数家宾馆,都以各种理由不接受我们入住。那天上午向晖和谢宇打了三个多小时的电话,从酒店的,到公安局、疾控中心、卫健委、疫情防控指挥部、市长热线等等,甚至投诉电话,真可以说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才最终在开封市找到一家酒店在查看我们相关证明和做简单检查以后同意入住。所以途中每到一站,我们都是扒着地图计算,既要考虑路线路程,还要考虑别人是否能接纳我们。尽管有这些“苦”,但途中的乐趣依然无穷。乐在,即使路途遥远,即使走错了路,我们一路北上欣赏到了不一样的风景和祖国的幅员辽阔多姿多彩。乐在,每次跟组织和领导汇报情况时,总有种“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感觉,让身在他乡的我们倍感温暖。乐在,这种特殊的组织关怀,效果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看见四位同志家人开心幸福的表情,听见他们对组织对领导这么远仍然送达的关怀表示感谢,这是我们一行最大的快乐。程松杰的一个弟弟说,州委办公室真好,从来没听说过单位还有这样的福利。途经襄阳时,恩施籍在襄阳工作的小王说,她们的领导为什么就不去恩施家访?我们也由衷地希望这样的特殊家访能够持续下去。

北行之旅让我们深切感受到组织关怀和州委办公室大家庭的温暖,深以为傲,我们将坚守初心、努力工作、恪尽职守,以更出色的工作业绩回报组织和领导信任。

责任编辑:刘艳